她和他的恋情
 

作者:水天使不需要爱情

她和他是有过一段恋情的。
  所以,当她再次看到他时,触动了她心底最疼痛的伤口。
 这是她回国的第六天,前五天她一直高烧不退,昏迷不醒。今天却奇迹般地痊愈了。于是,她来到这里。对面坐的男子是她在国外认识的,只因听说她病重便千里迢迢地赶了回来。
 一切都是她选的,地方位置,坐下她惊觉她仍然没有忘了五年前的那一晚。

  五年前,她约他到这儿,是向他告别。
  “法国?”她看出他不信。
“对,法国。”
“你开玩笑吧?”
她低下头,好想告诉他她是说着玩的,可是……
“没有”,她强颜欢笑,“后天就走。”
“后天?这么快?”她看到他眼中的焦急。
“……”她看着他,想让他知道:一切都是可以更改的。
他欲言又止,她好想他能让她留下,为他,为他们的爱情。可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不停地喝酒。
她一直等,一直等,等他开口留她。
从相恋至今,她就一直在等,一开始,她就知道他有女友,她想等他完完全全属于她是告诉他:她爱他。
于是,他女友仍是他女友,她依然爱他,她依然在等。
那一晚,她还是在等他留她。她感到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不想再等了,好累,她不要再等了。
她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可她真的舍不得,所以仓促,所以窘迫,轻拭的其实是泪滴,笑得其实苦涩。
“你的爱情是什么?”为什么我得不到,她在心理偷偷地加上一句。

如今,她仍是一饮而尽。她想到他说红酒要细品,可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她不是喜欢那冰凉流入体内的快感,而是需要那沁冷封住她的泪水,就像现在,她不要流泪。
可这一扬头,她却看到他,还有他身边的女友,他们正向她走来。
她缓缓地起身。
“很久不见了。和男朋友很浪漫啊。”他的女友依然视她如敌。
她闭眼,调整自己初见他的惊喜,力保声音平静:
“朋友。”
她看着他上前一步,和她的朋友打招呼。
“你好,我们是她的朋友。”
他终于转向她。她直直地看着他,五年了,这是她夜夜都要浮现于脑海的眼神,如此的温柔,她现在才明白,她是那么渴望再次见到他。真高兴今晚来了这里,真高兴在这儿遇到他。
“真巧,遇到你。”她是真的忘了他女友的存在。
“我们要结婚了,到时一定给你喜帖,一定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我们都是老朋友了。”他的女友盛气凌人。
结婚?她一下如抽空一般彻头得冰凉,原来,在他身边的仍然不是她,原来,他选择的依然是那个女子。她好想看到他的表情,可是,她看不到。
“我们回家吧。“她感到有人搂着她的肩,在她耳边轻声说。她回了神,好友从不会对他如此亲密,这次想来也看出了端倪。她没有推开,她的确需要依靠,她害怕在他面前崩溃。所以,她靠向身边的温暖,艰难地伸出手,向他:
“恭喜”,她被他握住,他的碰触使她颤栗,“若我在国内,我一定会参加的。”
“你还要走?”
她不走又能如何?“后天就走。”她一分钟前才决定,这是最快的时间。
她只想早点离开他的视线,所以顺从地任凭被扶着走了出去。


他们坐上了车,车内开了空调,她感到暖和了许多。
“你就是为了他而拒绝我?”
她看着身边的男子,他的侧面依然俊朗无比。五年了,他一直在她身边,他说从他见到她的第一次就被她的忧郁深深吸引。“世间怎会有女子如你一般让人心生犹怜?”这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也是他从国外赶到她病床前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在国外,她很依赖他,毕竟一个女子孤身在异乡,有人照顾会方便很多。于是,他就如珍爱精美瓷器一般地呵护她,她就这样被他呵护着。就像这次,当她昏迷五天后醒来看到他,一点也不惊讶,她知道他会来,他一直是这样得无微不至。在她告诉他她已经有爱情时,他仍是不离不弃。这一次,又是他看到了她的脆弱,把她带离了伤害。
所以,此刻,面对他的问题,她无话可说。
“我以为他也爱你如命,今日一见,我想他不如我。”
“可是我喜欢他。”
“喜欢?你在我面前都不敢承认你爱他?何苦,聪明如你,你何必如此折磨自己?”
“五年前,我以为他爱的是他的女友,所以我选择离开,成全他们的幸福。五年后,我回来了,我告诉自己:要抓住爱情。可是……”
“可是,你五年回来就为了知道他们要结婚?”
“结婚……他……终于还是和她……结婚了”她如梦呓般地重复着这句话。
“五年前,你们都少了勇气,明明爱得深切,却不敢问对方是否也深爱自己,宁可天各一方,也不愿意把爱情交给彼此。你们都是懦夫。五年后又如何,你们仍然不敢承认。”
她泪如泉涌。五年来,她没有哭过,她以为她已经没有眼泪,她以为她在那24小时内已流干了这一生所有的泪水。那不堪回首的24小时,她一边流泪一边等待,就像用刀把他的爱情一点一点地割去。她回忆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就为了证明那伤口也有甜蜜。是的,她给了他48小时,可她却熬不过那剩下的24小时。于是,她带着伤痕累累的自己决然而去。她逃开这个城市,避到另一个国度,她努力尝试去过新的生活,努力去爱身边这个把爱情交给自己的男子。可是她发现,她已没有了爱人的能力,她的爱情早已随他灰飞烟灭,她的爱情已被她用力割去。她的再次归来,只是让爱情再伤害她一次,她早就应该死心了。
“跟我回去吧,你已不属于这个城市。”
她发现她已在她家楼下。
她开门走下车,第一次用温柔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男子,他的眼中满是希望,低下头亲吻她的脸颊。她听到他在耳边低喃:
“你还有我。”
然后,她看着车慢慢消失在视线尽头。


她感觉到了他的注视。五年前他的注视会令她不安,如今依然会令她感到忐忑。她转身,果然看到黑暗中的他。
“你来了。”她知道终将面对。
她上楼,开门,倒上红酒。
她一直喜欢伫立于窗边,她喜欢让轻纱似的薄幔慢慢地抚摸她。其实风也有爱情,爱情让它和纱相拥而舞。而且,她知道他喜欢她这样站着,他喜欢从背后拥住她,她喜欢这样靠着他,他喜欢吻她的发,她喜欢被吻时柔柔的感觉。她喜欢让风来见证她的爱情。
于是,她又站到了窗边,她仍渴望他的怀抱。最后一次。
她听到他的脚步声,她听到他的肌肤滑过她衣服时的“沙沙”声,她听到他在她发间沉闷而清晰的声音:
“不要走,我……舍不得。”
她愣住了。这一句话,她等了多久?为何在她已决定要离开时他才说出口。五年前,她给了他24小时,等他说这一句话,五年后,他终于开口留她,可他却将要成为别人的丈夫,五年前,她甘愿退出成全他们的幸福,五年后,她又何苦再来破坏这场已成定局的婚礼。她注定是要成为爱情中逃避的懦夫。
“五年前,你什么都给我,却偏偏遗漏了爱情。五年后,你已给不起了。”在他身边的永远不会是她。她急忙饮下手中的酒,深怕她的泪就这样流下。酒使她眩晕,她靠入他怀中,她闻到他的味道,五年依然未变。忍不住,她从未在他面前流泪,他从未让他知道自己的伤痛。可是忍不住,红酒亦掩不住泪的滑落。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落泪,她仍不愿。
“既然已爱我,为何却不把爱情给我?”
她很快转身,轻啄他的唇。“不早了,晚安。”她滑出他的怀抱,缓缓地向门口走去。她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最后一次。
她打开门,看他走到门外,看着她欲语又休:“我……我的爱……”
“我也要结婚了,今天你看到的是我的未婚夫……”她害怕他的挽留,她害怕自己动摇,她害怕她舍不得这是最后一次。就在窗口到门,她作了决定。那个人会保护她一辈子。
“恭……恭喜……恭喜你。”
“你的爱情究竟是什么?”她仍是不知道答案,她也急不在乎他的回答,他从未把他的爱情给她。
可是,他的爱情如刃,切开她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