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虫子和情人节

作者:猴猴宝贝

我狂奔在大街上,凛冽的寒风将我单薄的外套掀起,从袖口直灌入胸腔,顾不上那么多了,我颤抖着奔跑在空荡荡的大街上。
  昏暗的路灯有气无力地力在街道上,偶尔驶过几辆疲惫的TAXI,漆黑的夜幕上不多的星星发出鬼魅的倦怠的灯光向我示意它们的存在。
  我仍在不停地奔跑着,目的只有两个:逃离那个关了我半个月的神经病医院;在情人节之前赶到我和她的老地方见面。
  至于我为什么会被关进神经病医院,那完全是由她家人捏造出来的一个误会,其实我很正常,正常的和正常人一样正常,只不过大年三十晚上在她家楼下数星星,并且我坚信当我数到第99颗星星的时候,她便会出现在我面前,然后和我一起数星星……就这么简单的想法。就在我数到第99颗星星时,我比上双眼,希望睁开眼便可以看到动人的她。
  当我睁开眼睛时,她真的出现了,我正准备欢呼并且给她一个吻时,我发现在她后背还有她的家人和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叔叔阿姨……
  我被几个体型彪悍的男人抓进救护车,我无力反抗,只是对面无表情的她说,2月14日,在老地方等我,记住了!
  于是我在哀怨和怒吼中与一群真正的神经病住了半个月。
  昨天医院给我做检查,在各项指数都符合正常人的标准之后(我本来就是正常人),他们问我最后一个问题,我想如果这个问题我答好了,我就可以出去了,呵呵。
  他们问我,你觉得自己智商如何?
  我说这个是毫无疑问的,我的智商高,非常的高,像我这么高智商的人被你们抓进来实在是没天理了。
  我说你们真的抓错了,我真的没有病,我正常的很。
  我说等我出去后我要找我的律师控告你们,你们把我抓进来破坏了我和我女朋友的幸福生活……
  最中间那个白大褂摆摆手示意我停下来,我伸手抹了抹嘴角的唾沫星子喘了口粗气,只见他对身旁那个漂亮的小护士朝我努努嘴,我以为他打算放我出去,刚想和他来个拥抱,不料小护士却把我带回了病房,重新和一群疯癫的人在一起。
  我终于忍无可忍,因为明天就是情人节,我和她约好了在老地方见面的,于是我作出了本人生平最伟大的决定——逃跑!!!
  趁着那个漂亮的小护士和她的帅帅的男朋友卿卿我我之际,我成功的溜之大吉,逃出医院。跨出大门的那一刻,我才发现本人的智商原来比我想像的高出好几倍。
  于是,我踏出了我躲避医院追捕的第一步……
  我来到老地方——过去我们常常约会的场所——一个安静得可以听到昆虫打鼾的小花园。一切的花草树木全部都是天然的,也不知哪位好心人搬来一块足以躺下两个人的大石头放在花丛中,为我和她提供了一个绝伦的好地方。
  此刻已是夜深人静,明天便是情人节了,明天又可以看到她那张迷人的小脸蛋了,想到这里,我不禁沉入了甜蜜的幻想之中。
  一个微小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联想,顺着声音找去,我发现了声音的来源——一只小虫(具体是什么类别目前无从考究)。这是一只帅气的虫子,尽管不及我的十分之一,可也称的上一只小帅虫了,通身被黑色发亮的甲克包裹着,头上伸展着两根长而挺的触角,健壮的六肢爬再大石头上。
  情人节在这里等我!情人节在这里等我!情人节在这里等我!他不停地念叨着这么一句话,在大石头上来回爬动。我来了兴致,俯下身子观看这只可爱的小精灵。
  你在干吗,小东西。
  等我的女朋友。他抬了抬头,极不情愿的眨了眨他那沉重的眼皮,又继续念叨了。
  一起过情人节?
  明知故问!
  我KAO~面对我这样一个风度翩翩的大帅哥,他非但没有任何反应,竟然这样对我说话。想想也是,同性相斥嘛。
  我也在等我的女朋友。我想用一个共同的话题来挑起他对我的兴趣。
  哦。平淡如初的语气让我的愤怒渐渐到达最高点,握好的拳头正准备砸向他结束他傲慢的生命,他开口了。
  我是这一带最帅的小虫。我的女朋友是个漂亮的虫子,我敢说她是所有虫子当中最善良的一个。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很快乐,像所有热恋中的虫虫们一样,我们白天翱翔在天空中,夜晚穿梭在草丛中数星星……不久,大家发现她得了绝症。这对于年轻的她来说无疑是一致命的打击。她自杀了!就在昨天!她死前半小时答应了我情人节在这里等我。谁知……
  可怜的小帅虫已经泣不成声,而我也发现有一些复杂的东西正在我的心里纠缠,然后在我的眼眶里熏出了不少晶莹的液体,它们试图寻找一个突破口来淌过我的脸颊。
  寒风肆无忌惮地吹着,两个苦命的雄性生物在风中互诉苦衷。
  小帅虫,你真可怜,你明明知道她不可能回来的,为什么还在这里苦苦守候呢?
  谁说她不会来?她会的,她一定会的,一定会的。情人节在这里等我!情人节在这里等我……
  傻傻的小可怜虫在风中痴痴的等,我充满怜惜的看着他,看着这只在这里守候一个不会兑现的美丽诺言小虫。
  我在迷迷糊糊中睡着了,又在欢快的鸟叫和刺眼的阳光中醒来,今天应该就是情人节了吧。看着身旁大树上成双成对的鸟儿,我正憧憬着我和女友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情人节之约和无限美好的未来。突然我想起了什么,起身寻找昨晚那个苦命的小帅虫,小帅虫没找着,只是在大石头边多了一具黑色的尸体。我惋惜的抚摩着他光滑的身体,安息吧,小帅虫。
  “他在这里。”我听到身后有人在叫喊,回过头看到了一群似曾相识的白大褂……
  “没错,就是他,快抓住他,快。”一个白大褂奋力高呼,像在高喊什么口号,激动不已,而我开始头晕目眩,整个世界天昏地暗……
  我被抓进了救护车,强行的,来不及和我可怜的小帅虫说声再见。
  不,我还要和我的女朋友约会呢,你们别抓我,我很正常,不要!我大声喊着,可是他们不理我,他们说,你这种人也会有女朋友?
  我反抗,可他们压着我,我难过,可我无法爆发……
  恍惚间,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车窗边掠过。不错,是她,她真的来赴约了,我激动的几乎叫出声来,因为就在同时,我发现她挽着一个秃顶的中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