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的笑

今天,下弦月。
每个月,我喜欢农历的上半月,因为等待15天可以看见满月,但下半月等待15天,看见的仅仅是黑色的天。什么都不能拥有,总是让我很失落。

“还在看英美法律的书呀,你就是把书翻烂了,结果出来的时候也不是你可以控制的。”
“我知道,我只是想自己去了解一下案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已。”
“就凭从媒体那里知道的捕风捉影的东西你能找到什么有用的?”
“姗姗,你认识我多久了?你还不了解我的人?”
“认识阿伟那天认识你的。我是了解你,但阿伟直到走可能都不了解你。”

认识阿伟那天我在唱片行买CD,那家唱片行蛮变态的,正版的都光光明明的放在外面,D版的都堆在一个小房间里,密密麻麻的自己去找。我这种穷学生还能做什么,只有认命的去翻。

“你能不能往里面走一点?这么高一筒,也跟人家女生在这里挤。”
“小女生,我高是我的自由,你嫌挤去外面嘛!”
……
“哟,还听小谢的,果然是小女生。”
“高人先生,人家的白眼你看不懂吗?小谢怎么啦?你品位高听谁的?哦,马友友,还大提琴呢。不是学人家附庸风雅吧?我听说古典音乐要正版才听的出感觉呢!你买D版……”
“小女生,看清楚,这个是120一张的正宗正版,不懂货就别比货。”
“无聊分子……”
“两位,我说,你们还是顾及一下,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在找东西,三个人在一间屋子已经够热的了,你们还吵架,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就这样,我、阿伟、姗姗就认识了,从唱片行出来,姗姗自告奋勇的要请我们两个刚刚吵完架的饿人喝水润吼,结果一杯水下来我们居然成了朋友,也知道阿伟的马友友是拿来送朋友的,他没听古典乐的命。而且一直叫我小女生的人和我是一届的,还有姗姗,甚至和我住一栋楼,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呢?
我学法律,典型的文科生,阿伟学机械,典型的理科生,姗姗学美术设计,典型的艺术生,三个人凑在一起也蛮和谐的!

“你以后要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
“笑起来让人心疼的。”
“你不直接说象小谢一样的算了。”
“不,笑容最重要。”
“阿伟不错,你不考虑一下?”
“他会笑吗?一天就知道和我吵架。”
“那是你没注意,你认真看看呢。”

在认识阿伟后的半年里,姗姗一天都在我面前套我喜欢什么样的男生,然后就现在后加上阿伟的好话,简直直白的让我想找个地方躲躲都不行。
阿伟不是不笑,就是笑的时候就是我出丑的时候。
上次我被文艺委员陷害去参加卡拉OK大赛,我选的是《无声彷有声》,小谢在那个时候就这么一首国语我会唱。结果上台后我才发现原曲是男生唱的,我唱不了那么低,于是音乐还在响,而我拿着话筒大喊:“音响师,给我升个调,太低了,唱不了!”我完全忘记这是在比赛,还以为在外面唱大厅呢。全场安静了几秒种,由姗姗带来的专门给我献花的“嘉宾”阿伟带头大笑,结果可想而知。我尴尬的终于唱完,阿伟这个不知死活的还上来献花,我都下台了才拿到,全场又是爆笑。

“你不考虑做我女朋友?”
“你有什么优点说个一二三来听听。”
“我比小谢年龄大,我比小谢高,我比小谢黑,我比小谢帅。,这些还不够?”
“比小谢大那是你生的早,比小谢高那是你吃的多,比小谢黑那是你脸皮厚,这个好意思拿出来说,比小谢帅简直不用分析,就是不要脸。”
“你……,好,姗姗要我没事常笑给你看,还要确定你看到了,要我笑不露齿,最好是楚楚动人。什么意思呢?”
“哈哈哈,姗姗真是天才。好,你要是哪天笑的楚楚动人了我就做你女朋友。”

姗姗天天给我穿耳朵不管用,阿伟自己出马了,但我还是当面拒绝了他。阿伟不是不好,但就是不能让我心动。他的笑就是缺那么一点能震撼我的力量。
阿伟没成为我的男朋友,但他和姗姗却是我大学最好的死党。我们三个一直就这么混到了大学快毕业。我死活要留在这个城市的一个小事务所当个打杂的,姗姗靠上了个肥缺,在一家公司当广告策划,没事还帮报纸杂志画插画,钱多多的。但阿伟却不告诉我们他毕业后的安排。

“今天小谢要来XX电脑城推销他代言的产品,你去看吗?”
“去,怎么不去?等了4年就是为了见他一眼。”
“那么一眼,你能看见什么?”
“不知道,看了再说吧”

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只是想看看小谢笑的样子,因为我怕我一直喜欢的笑容仅仅是闪光灯下故作的堆砌。
姗姗有事不陪我,阿伟人高马大的,正好帮我去开路,我毫不犹豫的把他拉上了。在一大堆女生里,阿伟怎么看怎么突兀,但他还是很细心的帮站在他前面的我把旁边的人挡开,免得被憋死。
等了快两个小时,小谢总算是出来了,人群开始往前拥,而我却拉着阿伟往后走。

“怎么不近一点看看他?”
“够了,我看见了,不需要那么近。”
“看见什么了?我除了人头什么也没看见。”
“我看见我想看的——小谢的笑。真实的,和封面、画面上的一样。拥有这种笑容的男生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我的选择没有错。”
……
“我知道为什么姗姗要我常笑给你看了。”

那天,阿伟看了我半天才说出了最后那句话。说的时候我的嘴角挂着宠溺的笑,和平时完全不一样,我听到了心跳的声音。
阿伟的最后一张底牌也亮了出来,他要出国,美国的一个大学提供给他全额奖学金,签证也没有问题了,就等毕业。
阿伟走那天我和姗姗去送他。男生就是独立,去那么远的地方还带那么少东西,而且连他的父母都没有来。候机厅里我们的话都很少,就这么坐着,直到听见广播才知道阿伟该走了。阿伟分别抱了我和姗姗,我总觉得他抱我的时候太用劲了,我完全不能呼吸,心跳也乱了。

“阿伟走的时候你为什么没哭?”
“我为什么要哭?”
“真是奇怪了,平时看个言情小说都要哭半天的人,自己大学最好的朋友走居然不哭,你还真是个怪人。”
“姗姗,是不是心里惦记着某个人,笑起来最让那个人心疼?”
“没注意。”
“阿伟走那天,过通勤道的时候回头看了我一眼,笑的让我心酸。”
“小姐,你不要告诉我人走了你又发现你其实是喜欢他的。”

我心里是这么怀疑的,但我没有说,有些东西离开了就是离开了。
我也开始工作了,和姗姗住在一个屋子里。姗姗找了个男朋友居然是个很平常的男生,她征求我的意见的时候我说可以,因为笑起来憨憨的男生疼老婆。
有一天周末,姗姗帮我整理CD,看见小谢的CD上划痕并不多,按理说听的多的CD应该很旧才对。

“怎么会这样?”
“我又没说我听小谢的歌听的很多呀。我只是看见封面上他的笑就买了回来,听个几次就收藏了起来,当然比较新嘛!”
“天,误导,完全的误导,看你这么喜欢他,我还以为你是很死忠的那种,结果知识看上人家的笑。完了完了,我还给阿伟说要他尽量向小谢靠拢呢。怪不得你不接受他。”
“姗姗,也许阿伟没有受你的误导。”

因为我手到了阿伟出国前给我一件东西,那是他走了半年以后的事了,他叫他一个朋友给我了一本像册,里面是他从小到大的照片,有黑白的,有彩色的,有大的,有小的,有站着的,有坐着的,有的天真活泼,有的神采飞扬,有的理智成熟。我抱着像册大哭了一场,然后慢慢的来看一个个相片上的阿伟,泪水融化在我马上露出的笑容里。
像册的后面是阿伟的一张字条:“我的笑也许不能让你心疼,但我希望我的笑能让你开心,你的微笑也是我微笑的理由。”

“睡了,睡了,明天再研究啦!英美法又不是你的强项,你这么用功累不累呀?小谢会没事的,你不是说过,有象他那样笑容的男生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吗?你都那么相信他了,还怕什么?”
“姗姗,我忘了告诉你了,我昨天接到阿伟的邮件了,他说他16号就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