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却的咖啡

 

叮呤! 

 

   门上的叮当响了起来,一个年约三十岁,穿着笔挺西服的男人,走进了这家飘散着浓浓咖啡香的小小咖啡厅。

  “午安!欢迎光临!”年轻的老板娘亲切地招呼着。

   男人一面客气地微笑点了点头,一面走到吧台前的位子坐了下来。开口对老板娘说:“麻烦给我一杯摩卡,谢谢。”

   “好的,请稍侯。”老板娘微笑着说。

   接着便开始熟练地磨碎咖啡豆,煮起咖啡来。男人一直带着笑容看着老板娘煮咖啡的动作,似乎对这样的景象感到相当喜欢。

  “请慢用!”

   “谢谢。”男人将杯子拿到嘴边,浅浅地尝了一口。

   “第一次来吗?”老板娘问。

   “是啊!”男人答。

   “觉得我们这家店怎么样?”

   “很不错!气氛很好!”

   “我自己也是很喜欢,所以虽然生意不好,我和我先生却还是舍不得把它关掉。”

   “……”男人好似有所同感地点了点头,又喝了一口咖啡。

   两人沉默了一会,使得空荡的店里只剩下悠扬爵士音乐。这时男人突然开了口,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

   “……不好意思,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老板娘好奇地问。

   “……这……这该怎么说好呢?”男人抓着头,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你可以先听我说个故事吗?”

  老板娘点了点头,示意男人继续说下去。

   “我以前有个很要好的女朋友,已经到了要论及婚嫁的地步。我和她之间的感情发展得相当平凡,并不是什么经过大风大浪,轰轰烈烈的爱情。

   但我想从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仿佛有一股魔力,有一个声音,在推动我,在告诉我,就是她了!她就是我一直期待着的女孩。更令我高兴的是她也响应了我的示爱,接受了我。这一切的顺利让我整个人陶醉于幸福的喜悦之中,只不过……”

   “只不过?发生了什么事了吗?”老板娘打断了男人的话。

   “…….”男人脸色沉了下来,略微停顿了一下后,又继续开口说下去。

   “只不过我忘了幸福的背后,往往藏着可怕的恶魔。就在我们订婚前一个月的一个晚上,她……她却遭到了歹徒的强暴……”

   “啊!”老板娘惊讶地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都怪我!要是我那天坚持送她回去了好了!”男人用力地摧打着桌面,使得杯子中的咖啡因剧烈的震动而洒了出来。

   “你要问我的该不会是这个吧!”老板娘一面擦拭着洒出来的咖啡一面说。

   “不!不是的!我对她的感情不会因为这样而有所动摇,我决定如期订婚,可惜就在我们订婚的前一天,她……上吊自杀了!”

   男人说话的语调十分地平静,但从他的表情上看得出,当时的他是多么的难过与震惊。

   “自杀!那她有没有怎么样?”老板娘睁大了眼睛,紧张的看着男人。

   “幸运的是我们发现得早,送到医院时还有气,只是脑部因为长时间缺氧,而呈现昏迷状态,甚至一度有成为植物人的危险。”

   “那她后来有醒过来吗?”

  “有,她醒了!”

   “但……但当我得知她醒了的消息,高兴地要去看她时,却被她父母给拦在门外。”

   “为什么?她父母为什么不让你进去看她?”

   “当她父母跪在地上求我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她失去了记忆,失去了认识我以后的记忆,医生说这是选择性失忆症,当人在遭遇极大的打击时,会逃避性的藏起一些记忆。她父母求我暂时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他们认为让她就这样忘了之前的一切对她比较好,怕我要是去见她或许会让她回想起来,到时她可能又会陷入昏迷,甚至又跑去自杀。”

   “她父母这么说也是有道理,反正只是暂时嘛!等她情绪和身体都稳定了,你又可以见她啦!”老板娘听了男人的话后这样说着。

   男人对着老板娘微微笑了笑后说:“你知道他们的暂时指的是多久吗?是十年啊!也就是这十年里我得要忍受这样〈没有她〉的日子,就算偶尔在路上碰面,也得要装作陌生人一般地的和她擦身而过。你知道这样的日子有多难熬,这样想爱却又不能爱的心情有多痛苦!”

   老板娘的眼神让男人冷静了下来,点头说:“啊!而且到今天就满十年了!”

   “哦!真的吗!?那真是恭喜了,你努力撑了十年,到今天终于可以去见她了!”老板娘开心地说。

   “是这样没错!但是越到这一天,我反倒越害怕。十年了,我的心意是没有改变,但是她呢?如果我跟她说了以前的事,他还是想不起我那怎么办?或者是她已经有男朋友,甚至于结婚了呢?”

   “这就是我想请教你的问题!”男人似乎略带紧张的看着眼前年轻的女店主静静地等待着她的答复。

   “……”老板娘用手托着头,脸色凝重的想着男人所提的问题。

   “我想既然你这么爱那个女孩,她记不记得你其实并不重要,最多是重新开始而已,再重新追求她一次,再重新谈一次恋爱,其实也很不错吧!而且就算有男朋友了也没关系啊!把她从她手里抢过来不就行了吗!”老板娘笑着说。

   “但是!”她突然将表情严肃了起来。

   “但是如果她已经结婚了的话,那你就放弃吧!我们结了婚的人啊!是最痛恨有人破坏人家家庭的了!”

   “是吗!”男人低着头落寞地说。

   “没错!所以你可千万别做个破坏别人家庭的人哦!”

  叮呤!

   挂在门上铃铛也响了起来,走进来几个刚下课的大学生,老板娘走出吧台,忙着招呼这几位新来的客人。

   “对了!”老板娘好象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着男人。

   “你为什么会想问我这些啊!我和你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已啊!”她好奇地问。

   “……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那个女孩曾说过,结婚以后要和我一起开一家像这样的咖啡厅吧!”

   “哦!原来是这样子啊!”老板娘说。

   “只是这样而已!只是这样而已!只是这样而已!只是…….”

   男人不停地重复着同样一句话,是好象在此告诉自己什么似的。

   爵士乐停下来,使得整个屋子里,只剩下大学生谈笑的声音。男人低着头偷偷地瞄着老板娘手上的结婚戒指,一滴温暖的眼泪,悄悄地滑进了那杯早已冷却的咖啡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