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情感的沼泽中跋涉
讲述:阿英 记录:实习生刘立红

  有人说,爱了就爱了,已经爱过,就不必再计较爱情的得与失,哪怕只拥有一时的甜蜜。假若那是一个美丽的错误,那就将错就错,让那错误一直延续下去。人一旦走进爱情的圈子,被感情的浪漫包围,再要抽身就很困难,想要战胜这重重困难,付出的代价是很难想象的。人是平凡的感情动物,很多人的勇气如同吹起的皂泡泡一般,一时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一点,阿英十分认同。

  在约定的地点,一见面,阿英问我,你看我有多大?这一句话提醒了我,让我有机会并且很自然地开始仔细地打量起她来:高挑玲珑的身段,白色衬衣配一条黑色的西裤,这样黑白两色的搭配可能在很多人眼里觉得怪异,在我看来很配阿英,一头半长的卷发,染了亮黄色儿,加上一副酒红色框的眼镜,透出一股时尚的现代气息;淡绿色的眼影随着她眼睛的闭合忽浓忽淡,如同风吹起门帘一样轻盈,舒服,让人忍不住去窥探她眼睛里的神秘。第一层是忧郁,下一层是伤感,深一层是无奈,她的眼神里深藏着太多的提示,一时让我无法完全看透,更增加了我对她的好奇心。

  24岁左右吧,我回答她的问题。她顿时就笑了,那笑容里充满了骄傲,惊奇中还有一点点的酸涩。我1981年出生的,她给了我一个准确的年龄。23岁,正是生命走过青涩,迈向成熟的年龄。青春的酸味在时间的酝酿中发酵出甜味。但这甜味不属于阿英,她说她自己命不好,在爱情的舞台上两次扮演了第三者的角色,很多人看来这是可耻的,自私的,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家庭破裂的痛苦上。外人怎么看,她不在乎,她对感情的奢望并不高,仅仅要求对方对自己好一点,体贴一点,多一些关怀给她,即便对方没有任何承诺,她不在乎,不在乎做无名无分的地下情人,不在乎对方把她的地方当成旅馆,只要全心全意体贴她,实实在在呵护她,就够了,纵然没有荣幸享受生命成熟的甜味,她也不再怨天了,她认命。

  那种感觉不叫“爱”

  我家就在佛山,父母家人都很疼我,尤其是父亲,他甚是宠我的。两年多前,那时候我刚刚20岁,人长大了,心就有些野,老想着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精彩,或者多么残酷。我想去北京找工作,一开始,家里集体反对,这个说我还那么小,一个人出去让人不放心,那个说就呆在佛山,离家里近,可以时常回来看看,父亲更是放心不下我,极力劝我不要跑那么远,他很不放心。听了父亲的话,我选择了离家较近的广州,找到一份还比较满意的差事,在一家大型超市财务科当一名职员。那里薪水不高,但也不算低,家里暂时没有大的支出,我只孝敬父母一点生活补贴就可以了,剩下的自己日常开销已经不成问题。

  超市的日子是很机械的,虽然我们谈不上白领,但也是统一工作装,过这朝九晚五的日子。女孩子都很爱美,我自然不例外。平时上班我都是要化妆,淡妆罢了,我不喜欢太浓的妆。开始有很多人看我化的妆,他们不喜欢,评价我看起来很凶,这是后来成为朋友时他们才告诉我的。有过交往之后,他们很喜欢和我聊天,包括我的老板。我和老板在同一间办公室,几乎每天都抬头不见低头见,偶尔办公室里也会只留下我们两个,大家混熟了之后,就渐渐成了朋友。那时候我整天都像活在乐园里,很开心,工作上也很用心,出了一点成绩,老板经常不吝言辞地夸奖我,对我有特别嘉奖。慢慢地,他有空就约我出去,吃饭是经常的节目,后来就扩大到其他娱乐中,我们一起打羽毛球,一起打桌球,还一起出去旅游,逛街,我想出要干什么,他都会在物质和精神上鼓励我,我觉得他很不错,是个好人。本来我就对朋友的要求很低,并没有奢求太多。

  再后来,我发现他对我更加体贴了,直到他告诉我,他爱我。当时我并不完全明白感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只知道他的确对我很好,为我付出了很多,给过我很多有形无形的帮助,我从内心感激他,如果可能,绝对不会伤害他。你知道吗,对于一个初尝爱情滋味的女孩来说,那种被爱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妙,多么的让人不忍舍弃。还有,我没有勇气拒绝一个对我那么好的人的炙热情感,我可以说是糊里糊涂就答应了。成了他的女朋友,确切地说,是他的情人!你一定很吃惊吧?你吃惊是可以理解的。

  早在我们之间的关系仅限于普通朋友时,我就已经知道他是有妻室的。我说过,我这个人很容易满足,一点小小的好,我都会记在心里,都会感动。对感情也一样,我没有做过多的考虑,只要他对我好,对我心存感情就足够了。这件事,我不敢告诉家里父母,因为他们知道了,不仅会反对,而且可能不让我进家门了。我对他们隐瞒,小心翼翼地,一直瞒着。

  半年以后,男友从广州搬回佛山了,他家在佛山,让我也回来。我跟着回来了。他为了和我在一起方便,替我租了两房一厅,各样家具,各样电器,应有尽有,他都给我安排好了,我住了进去。回到佛山以后,我就没有再工作了,其实也是心烦,不想工作。我知道他时间有限,很放不下生意,又得经常回家,必然的,来我这里的日子就从先前的连续不断变成了隔三岔五。

  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关心与疼爱,没有他在的日子里,我整天对着空房子发呆,都快要疯了。苦闷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不是他带给我的,是佛山一位好朋友小叶找到我,经常陪我解闷,我孤独的时日终告一个段落。

  很奇怪,我居然可以十分开心地度过没有他的时光,渐渐的,他来我这里也好,不来也好,我都没所谓。令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我越来越不喜欢他来找我,我也不愿意看见他的面孔了。他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里,冷冷地说跟朋友在一起,不想回去。他很温柔地劝我回家,我只觉得很别扭,以前的激情全然消失了。直到现在,我真正明白了,那不是“爱”,只是一种情感上的依赖,真正的爱情不会这么快就褪色的,我坚信在某个角落,有我的真爱出现,只是它要何时才会让我清晰感觉到,又在哪里呢?

  在佛山我就这样无所事事地混过去了将近一年。

  阿英一口气说了她一段过去。也许,我们大多数人心里会觉得阿英还是幸运的,虽然她这次的成长付出了她宝贵的一页青春,毕竟她终究明白了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了。看着她,我在想,是不是每个人都要在经历了一段感情的震荡之后,才发现什么叫爱情,什么才是自己心中期待的爱情,才深深懂得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

  终于挣脱出感情的夹缝

  阿英说,她终于找到心中真正的爱了。阿建是她一次在酒吧里通过小叶认识的,见过面之后,差不多都快忘了他是谁了。她又说可能是天意安排吧,又和他不期而遇了几次,从那以后,阿建就主动约她出来喝茶,聊天。他告诉阿英他在一家汽修厂上班,离了婚,有一个三岁大的小女孩。阿建人长得比较漂亮,比她年长11岁,刚好30多岁,正是最有男人魅力的时候。阿英形容他的时候眼里有神往的色彩,看起来很满足的样子。她说阿建人很好,心思非常细腻,很懂得女孩子的心理,又很会打趣制造气氛,跟他在一起整个人都会很开心。之后,自己想摆脱庸庸碌碌的生活,因为心情好,也对工作有了兴趣,找了一家公司上班。

  人的感情会变得很快,我跟阿建交往了一阵子,发现自己很在乎他来不来接我下班,他今天又会说什么笑话给我听,又给我做了什么好吃的……我心里开始真正牵挂一个人了,见不到他,我整天工作都没有心情,工作很难专心,满脑子里都是他的影子。我发现真正爱一个人是很幼稚且无奈的,他说了什么话,我都不会有半点怀疑,相信他说的每句话。

  我心里不是没有负担的,我有深深的愧疚感,对前任男友,我觉得很对不起他,他对我那么好,照顾得那么周到,我仍然感激他,不想他受伤,更不想伤害他的人就是我。另一方面,我的心被阿建慢慢的,一点一点俘获了,我看到他不开心,我内心会比他更难受。而且当时,他经常向我倾诉内心的痛苦,说他很烦闷,希望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希望给可怜的小女儿找一个疼她的妈妈,说着说着他会哭,很伤心,很伤心,我没有办法不跟着他流泪,我深切同情他,但要跟他结婚我还没有考虑好。

  一次他喝醉了,要求到我住处留宿一夜,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回去,就勉强同意了。就在那晚,抵挡不了他的恳求,我把自己交给了他。之后,我抱头痛哭,我掐我自己,打我自己,恨我自己,我对不起前任男友,我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他一定恨死我了。但是这种歉疚在阿建的安慰声里很快就过去了。他说要和我一起面对现实,一定会在我身边支持我。我心里踏实多了。

  纸是包不住火的,前任男友还是发现了。有一次,她正和阿建在家里,他来敲门,阿英很害怕面对他,不敢去,阿建让她开门,她刚打开门,他就紧紧抓着阿英的手,抓得好紧,他显然在气头上,阿英说他不管是否弄疼了阿英,只是劈头盖脸一句接着一句吼,你对得起我吗?你为什么这样做?阿建这时出现了,他很绅士,说到,有什么话好好讲,先把人放开。阿英害怕极了,拔起脚就冲到了楼下。第二天,阿英刚走出家门,就碰到前任男友,出于本能,她想逃走,他叫住阿英,交给她一封信,说了一句:祝你幸福!头也不回就开着车,消失在阿英的视线里了。信里写的什么内容?我问,很想知道。

  是说我们以前的事,他说跟我在广州的那段时间他过得最开心了,可惜那已经属于过去,无论如何,都会留给他美好的回忆。还有,他说既然现在我已经选择了别人,他只有祝福我们,但希望今后还可以做朋友,有事还可以跟他说。我哭了,泪水一滴一滴落在信纸上,上面的字迹变成了一片模糊,以后再也看不清楚。

  他很仁慈,给我的爱放了一条生路。我自己觉得很可笑,租来的那房子,里里外外的一切都是他的,而我却和别的男人生活在那里。

  事情没有我想象那么简单,两个月以后,我发现我怀孕了,我内心充满了恐惧,充满了无助,我急切地告知阿建。没想到,阿建很绝情地让我把孩子拿掉,他不肯认这个孩子,我什么也没有说,因为我也不知道孩子到底是谁的。前任男友也知道了,给了我很多钱,让我把孩子拿掉,好好在家休养。我是看透他们了,没人愿意承担责任,我也了解自己,是啊,虽然我很爱小孩,可是我却没有勇气留住他,我怕孩子没有爸爸,我怕我一个人不能给孩子带来幸福。我躺在医院冰冷的床板上,任由泪水自由滑落脸旁,太多的不舍,太多的害怕,太多的无奈……

  做了人流,我在家里休息了一阵子。阿建像伺候月子一样,给我煲乌鸡汤,给我炖燕窝,无微不至地照顾我,他宁可不上班来陪我。我对他的怨恨没有了。算了,以后我们再生一个我们俩的孩子吧。

  原来又是一场错爱

  自从那次和前任男友闹翻了之后,阿英知道不是自己敏感,阿建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好了,下班时间到了,大门口再也见不到他等待的身影;阿英也好久没有尝到阿建亲手煲的汤了;经常半夜起来,一睁眼,旁边空无一人,只有他的枕头还带着他的体温。

  有一天,有一个陌生的女子打电话给我,没有一声好气地跟我说话。电话那头大骂我,质问我为什么勾引她老公。我没有和她对骂,整个人呆在那里了,电话里继续的骂声我已经听不见,不知不觉中电话已经滑落地上。

  像翻日历一样,我开始一页一页地翻阅着我的回忆,是的,他说骑的女士摩托是同事的,是骗人,那是他老婆的;他说他家在顺德,是骗人,他家在禅城区;他说已经离婚,是骗人,刚才打电话的是他老婆;他为什么对我冷淡了,我失去了原男朋友这个财源,我没有办法再供他的开销了…….想了很久,很久,我呆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好像什么都想通了,我不可理喻大笑起来,笑着又号啕大哭了,自己好像发疯了,我撞墙,用刀片划向自己的手腕…….

  我不想再理他了。他死皮赖脸地整天给我电话,挂了,又没完没了打办公室,我只好接听。他说是他错了,当初不告诉我真相,是太在乎我了,怕我知道实情会义无反顾地离开他,那样他会找我一辈子,而且一定不会再理睬他老婆。我明知不可以再相信他了,但是之前已经信任他成了习惯,潜意识里竟然被他感动,要原谅他。有了一次心软,就会有第二次,三次……

  阿英不止一次说,是她自己自找苦头吃,怨不了别人。她已经深陷在阿建设好的感情陷阱里,很深,等她要努力爬出来时,太晚了,理智战胜不了情感。她说,如果说自己不爱阿建的的话,那是自欺欺人,如果说自己不想痛痛快快结束这段孽缘的话,同样是自欺欺人。她会在看到阿建骑着他老婆的摩托而一怒冲上去踢倒它,接着脸上招来阿建狠狠的一巴掌,气还未消,只要他扑过来紧紧抱住自己,口里说着一些自责的话,她又会很欣慰地觉得阿建是真正爱她,在乎她的。

  她说她很想改变现状,曾经的浪漫和现有的辛酸,时时刻刻交织在一起激荡着自己的心灵,她很无奈,无法逃避。他说,只要他对自己再好一点,她甚至都不会在乎另外一个女人的存在。

  有了真感情,不是你说能放下就能放下的,爱时容易别时难,虽然明知道前面的路荆棘遍地,我准备承受所有的伤痕。这是阿英最后做出的决定。看着阿英美丽并且还年轻的面孔,我不免替她忧心。通常爱情会降低女人的智商,好多时候爱情的苦果都是由女人独自承担的。阿英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个爱情的沼泽地呢?除了祝福,我还能说什么?

2004-04-13
 
 

© 首页:http://www.6000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