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雨中寻求真爱
讲述:蓝蓝 笔录:实习生 杨洁(电话采访)

  拿起电话,按下一串熟悉的号码,一阵“嘀嘀———”声之后电话另一端传来了蓝蓝温柔的声音。因为蓝蓝已经身怀六甲,不便出门,所以采访只能通过电话进行。听朋友讲起过蓝蓝的经历,很想知道她对这些年的经历有什么特别的感触,她说:“过了也就过了,只要他不计较我以前的事情,对我好就好了。”电话的那端,蓝蓝的声音显得非常平静,她说以前经历了太多,现在只求生活安定,与老公和快要出生地宝宝快乐地生活。

  为了逃避孤独,她与人同居

  蓝蓝出生在农村,她说自己讨厌农村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生活,所以初中毕业后就独自一人到省城求学。城市的一切,对刚刚走进来的农村女孩来说是那么新鲜。但是城市的生活也改变了蓝蓝纯真的性格,也改变了她未来的生活。

  我进城后的第一个感觉是:城里的车好多啊!刚开始我根本不敢过马路,生怕自己不小心就被车撞了。当我穿着那些让乡下人羡慕的衣服走进学校时,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小丑,大家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马戏团看小丑的表演。

  感觉特别的孤独,很多同学都是城市的,而我来自农村,与他们没有共同话题。那段日子我特别的封闭,除了上课就是回宿舍睡觉,或者就是给家里打电话。每次与家里通话,我都哭着说要回去。为了不让父母伤心,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了下来。大概有两个月吧,我遇到了刘。那天,因为和宿舍的人吵架又不敢给家里打电话,我一个人偷偷躲在校园的小树林里哭。哭得很伤心:自己以前向往的城市生活怎么会是这样,为什么自己会成为被人嘲笑的对象?(现在想想,是我自己想得太多了,大家并没有故意疏远我,是我把自己给封闭起来了)。就在我哭得的正伤心时,刘悄悄坐在我的身边,他把一块手帕递给我。我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男生,用手挡着哭肿的眼睛准备离开,他拦住了我。他笑着说:“是不是想你妈做的红烧肉了?”其实这只是他的一句玩笑话,可是就是这句玩笑拉近我俩的关系,因为我确实很喜欢吃红烧肉。后来,我和他做了男女朋友,也许是一个人独自在外很寂寞,也许是希望有一个人来关心自己,也许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总之没多久我们就住在了一起。

  恋爱从我们住在一起的那个晚上起就变了味道。他从没有说喜欢我,只是认为我们是互相需要。他说的很多,我需要他,我需要他陪我度过孤寂的夜晚,也需要他满足一个花季少女的虚荣心。我陪几个要好的女同学去过医院,看着她们脸色苍白的走进手术室就非常的害怕,并且告诉自己永远不要走进那里。但我最后还是进去了。躺在手术台上,不敢睁开眼睛,我怕自己一旦看见医生拿在手里的手术刀就没有勇气继续躺在那里。虽然告诉了他,但他没有陪我去医院。走出医院的那一刻,我想离开他。回到住的小屋,我按好朋友的嘱咐在床上躺了两天,他没有像往常那样回来,而我就那样静静躺了两天。第三天,刚刚逼自己吃完生鸡蛋他就来了,他说他对我没有感觉了,要和我分手,我没有同意,虽然我的内心已经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以为我要死缠着他,就约了另一个女生在小屋里。也许朋友说得对,女孩子一旦怀孕就意味着一切要结束了。恋爱、怀孕、打胎,然后和他分手,前后只有四个月。这四个月里,我失去了很多东西。

  蓝蓝说她不愿意再谈那段经历,她说自己当时还是孩子,却要面对任何成年人都不愿面对的局面。去医院的那天,她碰到了一个老乡,等她再一次打电话回家时,父亲只说了一句话:“我没有你这样无耻的女儿!”蓝蓝哭了,她说自己也想不到会变成这样的结果。没有家里的支持,别说上学,蓝蓝基本的生活都没有办法解决。她没有告诉别人是怎样度过那段日子的,她说自己做了所有的女人都不愿意做的事情。她惟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会给老公带来伤害,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

  爱情路上受尽折磨

  好不容易挨到毕业,蓝蓝因为没有缴学费,学校把毕业证给扣了,说是缴清了学费才给发。没有毕业证,有家又不能回,蓝蓝只能暂时寄住在朋友家。应聘了无数次,也被拒绝了无数次,终于有一家网吧的老板看蓝蓝相貌不错,可以用来揽客人而留下了她。

  也许我这一辈子只有靠外貌才能有饭吃。有时,我真想毁了自己的这张脸,它带给我太多的痛苦。因为这张脸,我有了工作;也因为这张脸,我总是遇到很多麻烦。网吧的工作没白天也没有黑夜,里面的人也是形形色色,为了自己的安全,我住在网吧的管理室,答应老板少拿工资。整天在里面泡,没人的时候也在网上跟陌生人聊聊天,认识了很多网友,虽然他们一再要求见面,但我一直都没有同意,我不想现实生活中的伤痕在虚拟的网络里继续。但我还是难逃一劫,有时候我想是不是老天看我过的太安逸要惩罚我,所以送来了张。早上的网吧一般很少有人,我时常在这个时候上QQ。那天我照常打开QQ,上面只有一个人,觉得无聊就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他说和我很投缘想见面,我拒绝了。他问哪个网吧,我想也没想就告诉了他。他说要来找我,我觉得这人很麻烦,就没再理他。过了几分钟,老板喊我说有人找。我出去一看,是一个很清秀的陌生男孩子,原来他真来找我。我们就是这样认识的。后来他说我一个女孩子住在网吧不安全要我搬到他那里去住,我同意了。他对我非常好,每天接我上下班,知道我喜欢吃红烧肉,每次都会亲自做了让我吃。那时候,感觉就像被人捧在手心里呵护,非常幸福。每次陪我从医院回来,他总是说对不起,说他让我受苦了,然后不去上班照顾我。

  我们的生活就这样一天天过着,他有时候会提起结婚的事情,我总是以还小为借口推脱。我不想骗他,可是我又不敢对他说没有经济来源的那段日子里发生的事情,我怕他一旦知道了就会离开我。我没有了家人,不想再一个人苦苦挣扎,不想每天换一个睡觉的地方,也不想失去被人关心,被人呵护的感觉。但他一再追问,我终于忍不住告诉了他,他听完后就走了。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回来,我没有去找他,我知道找也没有用,等他做出选择时就会回来。

  那天下班特别晚,以前总有他接送,所以并没有感觉回家的那条巷子又黑又长。但那天心里特别恐惧,总觉得会发生什么。所以一走进巷子,我就加快了步子,甚至小跑起来。当我跑到巷子中间时,两个人突然窜出拦住了我,把我往旁边的小院里拉。我拼了命的喊救命,可是午夜时分,能有几个人还醒着?我挣扎,可是没有用,他们把我的手脚都按住,有一个还用东西把我的嘴巴捂上了。我彻底绝望了,没有人会来救我。我不再挣扎,只是等待着命运对我的惩罚。就在这时,他出现了,平时显得单薄的他竟然弄翻了那两个家伙,拉起我一口气跑回了家。我趴在他的肩头哭了很久,他只是轻轻地拍着我的肩膀,却没有一句安慰的话。

  我以为他回来就代表他可以对我的过去释怀,但是我错了。他不再在乎我的感受,如果说以前是以我为中心,那么他回来后一切是以他为中心,什么都要听他的。我不在乎谁照顾谁,只要大家在一起开心就行了。可是没有,他开始对我恶言恶语,打我,不准我上班,拿走我身上的每一分钱,最后甚至把我反锁在屋里,他说不想让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鬼混。起初我天真地认为是自己伤害了他,所以一切都让他,希望他会回转。渐渐地,我发现无论怎样的忍让都没有用,他已经不在乎我。我给还在某大学上学的好朋友打了电话,希望她能来看我。他好面子,陪我和朋友一起到外面吃饭。由于事先已经约好,我俩借口去洗手间从餐厅溜了出来,后来的几天我就住在朋友的宿舍。相处了很长时间,我知道他会找到我,为了不给朋友添麻烦,我离开了。买了票准备坐火车回家乡,但我在月台碰到了他。我又回到共同生活了一年的小屋,这次他把我的手机也拿走了,说是帮我保管。以前他滴酒不沾,但是自从知道那件事,他经常喝酒。每次喝醉后就抱着我哭,他说他非常爱我,可是我为什么会做那样的事情,为什么会背叛他。为什么?我也想问自己为什么,可是当时我有得选择嘛?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我能怎么办?也许还有其他办法,可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我只能通过麻痹自己来得到暂时的解脱。

  无法忍受他的行为,我又一次逃走了。带了随身的几件衣物从二楼跳了下去,我不想回到那个给我快乐也给我痛苦的小屋,我也不想再见到他。我逃得很远,去了西藏,去了四川,希望在一个新的环境里把以前的种种彻底地遗忘。

  难以想象她这样瘦弱的女孩会从二楼跳下,只有深深的伤害才会让她鼓起勇气跳下。蓝蓝是一个无法忘怀过去的女孩,因为当无法从困扰与痛苦中解脱的时候,她就会选择逃避,从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从这个省到那个省……

  他容忍了她的一切

  蓝蓝说,虽然经历了种种苦难,但上天最后还是眷顾了她,让她遇到了现在的老公。蓝蓝走了很多地方,最后因为朋友的关系来到了佛山,她说自己很幸运,在这里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他。从汽车站出来,蓝蓝拨通了朋友的电话,但朋友说正在开会不能来接,让她自己打车过去。人生地不熟的蓝蓝正在犹豫怎么办时,他走了过来。

  我正着急怎么办呢,他走过来问我是不是第一次到佛山。当时我就警觉起来,因为社会上的坏人太多了,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所以我没有理他,径直走到马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我正要坐上车时,他把自己的工作证递过来让我看。当时我就笑了:现在社会上还有这样正经八百的人。他问我要去哪里,说可以送我过去。我很好奇,想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也许是看了他的工作证,有点相信他,就上了他的车。他把我安全送到朋友的住处,为了表示谢意,我约他找个时间一起出来吃饭。他没有给我特别的感觉,但是跟他在一起我觉得很踏实。以前的事情给我的打击很大,我告诉自己再也不相信爱情,再也不相信男人。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我告诉了他以前的经历,只有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保留了下来。我说自己这一辈子注定了要孤独,他愣了,半天才冒出了一句话:“你看看我适合你吗?”我当时就摇头,说我们两人没有结果,与其那样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做朋友。他说可以等我想通,反正我们还年轻。我不想再次受伤,所以我又一次选择了逃避,回到了家乡。

  七年了,我离开家整整七年,当我走进那个熟悉的小院时,眼泪夺眶而出。虽然我痛恨父亲把我置于那样一个境地,让我以后的生活始终纠结在那个噩梦里。但,那还是我的家,是我在这个世界惟一的避风港,虽然它曾经不让我踏进一步,但是当妈妈的声音出现在电话里,所有的恨都没有了,只有急切想回家的冲动。

  到家后的第三天,小院里就迎来了一位陌生的客人———郭。当弟弟风风火火地把我从田间拉回来,我看到他站在门口朝村口张望,见到我就傻傻地笑了。当时心里一阵温暖,我决定和他在一起了,即使以后会再一次被伤害。

  从开始做他的女朋友到谈婚论嫁,我都是提心吊胆的,我怕知道那件事后,他会像张一样离开我。我害怕,可是我又不想骗他,所以整天无精打采。他问我是不是无法适应有他的生活,我说不是。他又小心地问:“是不是我们发展得太快,要不要把我们结婚的日子往后推一推?”面对他的小心翼翼,我觉得很累,为我自己也为他,他总说配不上我,可他哪里知道真正配不上的人是我。经过很多痛苦的挣扎,我终于想通了,该来的迟早都会来的。结婚的前夜,我在电话里告诉了他一切。我说:“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我都不会伤心。这是我的错,不能怪你,如果你不想结婚我也可以理解。”他让我给他时间考虑,我同意了。我能怎么样?对于我来说,惟一可以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再一次的离开。不到一小时,他就给我回电话,告诉我明天的一切继续。他的话还没说完,我的眼泪已经流出来了,不是喜极而泣,是感动,感动于他那颗包容的心。没有责问,也没有信誓旦旦的诺言,就几个字已经让我很满足了。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虽然曾经有那么多的苦难,但那些已经不再重要。

  蓝蓝说自己之所以想把她的故事讲述出来,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坦然面对以前的一切。虽然老公说不会计较以前她做过什么,但是蓝蓝还是很担心会伤害老公,所以她想把自己的一切都说出来,给自己也给老公解压,她不想他们的幸福生活受影响。蓝蓝是一个可爱的女人,也是一个幸福的女人,真心希望他们以及未出生的小宝宝能够幸福地生活。祝福蓝蓝,祝福这一对经历了苦难终于走到一起的夫妻,也祝福所有快乐或是痛苦着的夫妻。

2004-04-05
 
 

www.600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