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失去了爱我的女人和自己的灵魂
更多免费音乐,情感故事请进入 www.6000y.com 斑竹:雨中飞翔 一天学会FLASH网
    今天开始休息,时间是五天!不过老妈的一个电话飞来,我想,这原本属于我的五天快乐时间完了。

  我满面是笑的立正站好:“三伯妈,您老人家要去哪里呢?东西重不重?来,我帮你老人家提!”不等三伯妈回答,我一把夺过三伯妈手中的东西。三伯妈笑得脸上的皱纹一堆一堆的。“我看你家几弟兄,就你最嘴甜!”。“看您老人家说得,呵呵,您老人家近来身
体好吗?我很少回来,想您哟!想想,小时候要不是我妈不同意,现在我还在您家做你的儿子。”

  此话一出口,我就知道要糟。

  “乖儿子呀,不是我老人家说你,你现在怎么还不找媳妇呢?以前你妈不同意把你过给我,现在你赶紧找个媳妇,生个小孩来陪我也可以嘛!”三伯妈一说,我就如霜打一般,认罪地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我想起了那个不知成为谁人的媳妇了的曾经的她,她的嘴甜得树上的小鸟都可以哄下来,她在我三伯妈的面前叫“三伯妈”叫得比我还甜。那次她随我回家时,才在我家住了三天,害得我和她分手后不知被多少人指着鼻子骂了多少回。更害得我现在回家象是受审一般,每次休息家都不敢轻易回去。但又不得不回去。

  “幺儿,帮我倒杯水来”老妈叫我了,我急忙离开电视机,跑步一般到了旁边的小屋子里,“老妈,有何吩咐呢?”“给我倒杯水来。”我刚转身要干活“等一下,碰!”我以为又是再叫我,还没有回身,听到后面那个“碰”字,我苦笑了一下,倒水的干活了!   “幺儿,不是我说你,你老大不小了,也不想想你的事?等等,碰!”“三万?不好意思,清一色!”

  我晕了又晕,再也不敢留在里面,我掏出两百分现大洋递给我的侄子,用手指了指小屋子,然后放在嘴唇边“嘘”了两声,溜之大吉,因为我深知我老妈的厉害,边打麻将边对我进行政治教育,弄得我在她老人家的麻友面前一点面子都没有,更厉害的是她老人家的那些麻友不知为她出谋划策了多少次针对我的行动,每次我受训一般去看她老人家那些麻友所说的美女时,我的头都会有山一般大,晕得东南西北都不知了。   “幺儿,我听张妈说她侄女放假了,你要是再不去看一下,我就上吊!”我老妈一边数着手中的块票,一边认真地对我说。“是。。。是。。。我敢不听你老人家的吗?你老人家说话我几时敢不从过呢?对了,在怎么没有看到我老爸呢?”我赶紧将话题岔开。

  “你老爸一大早就去喝茶了,要晚一点才回来,对了,我对你说的你听到没有?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我一听,晕倒在地。

  “张妈,走,到我家搓几圈”老妈完全不顾我哀求的眼神,将我丢在张妈家诺大的客厅里,剩下我和那个更可怜的小女孩面对面不知所措。那小女孩脸红得象一块粉色的毛巾,手指快将可怜的衣角绞碎。

  空气中有一种淡淡的香味传来,那是一种许久没有闻到了的曾经非常熟悉的味道。

  我想起了一个伟大的流行歌手唱的歌来:“好男人不会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虽然我不是好男人,我也不爱这个小小的女孩,但我还是对她友好的笑一笑,当灯光照射在我的黑牙上,折射出七彩的迷离的光线,落在她的眼里,她突然放肆大笑起来,红得有点发紫的精致的小脸眼角都笑出了几小滴清泪,划过小脸,在空中以一种绝美的姿式翻了几个跟斗,落在地板砖上,飞溅起来,晶莹透彻。

  我也一种更大更放肆的笑声吓着了她。我在想,我老妈和张妈一定走到了楼下了吧。

  其实这是一个小美女,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美女,瓜子小脸上,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那两颗受到惊吓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珠温柔地转动了几下,秀气的小鼻轻轻地吸着。

  我突然停下笑,一副得意的样子看着受到惊吓的她,看她那有点生气而紧抿着的薄薄的红润的嘴唇。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勉强开口对我展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碎玉般的牙齿让我嫉妒起来。

  我不说话,她也不说话,空气静寂了,我好奇地打量着这个精致的小美女,一边在想,怎么我没有早点答应老妈的话呢?其实看这种美女很过瘾的,我喜欢看。

  我当兵时也曾想抱过一个这样的美女,她就是月满西楼。说来也奇怪,我一想到月满西楼我的心就总会有轻微的抽痛的感觉。但我想,或许那不是我的错,是年轻的心在作怪吧。其实我真的曾和月满西楼那么的接近过,近得她就在我身边,轻轻温柔地唱着张信哲的“好久没有你的信,好久没有人陪我谈心,怀念你……”

  东山上,东湖旁。一大群美丽青春的少女就在我的身旁,其中最美丽的就是月满西楼了,她如一颗美丽的星星,让我也一种仰望的姿态去观赏她。

  很久没有这种幸福的感觉了,因为我快老了,是呀!青春总是在不经意间从手指间中流逝,想抓也抓不住!

  眼前的小女孩有一种涩涩的感觉,我心中升起一种轻轻拥抱一下她的感觉,绝对的一种让我怜惜的感觉。

  我不在故意吓她了。

  “咳……咳……你能不能自我介绍一下呢?”我用一种非缓慢的口气,温柔地问道。

  “你不知道我?我听你的名字都听得有点烦了。”可爱的精致的小女孩终于扬起了低垂很久的头,有点坦然地看着我的眼睛,见我正在仔细打量她,便又害羞地将头低下,手指也将衣角绞出了一个大大的皱折。

  “你叫罗剑明,二十八岁,在火车站工作,当过兵,退伍回来又去上过学,在昆明读书,才毕业回单位上班,平时对人有礼貌,诚实……”她一口气背书一般将我的个人简历背了出来。

  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这么多的优点?她又是怎样知道的呢???

  我换了一下姿式,正了正身子,好奇地看着她。

  “你不知道我有多烦,我成天就听我伯妈说你,我还以为你有三头六臂呢。”

  我不说话看来是混不走了,再怎么说,我还是有点帅的嘛,虽说牙齿有点不尽人意,但独有特色,怎能让一个小丫头看不起呢?

  我打断她的继续说下去的欲望。走到她的面前站住,然后蹲下来,脸对着脸,鼻子间隔距离大约只有零点零五公分。呼吸着好的呼吸,那种许久没有闻到了的曾经非常熟悉的味道。浓烈地钻入了我的呼吸道,侵入了我的心间,侵到了我的脑海里,我晕弦地闭上了眼睛,痛苦地发出了一声呻吟。

  她又在我的面前了,那个曾狠狠地对我说过不会让我幸福的她,那个曾经一脸幸福样依在我身边,紧紧抱着我的她又在我面前了。

  我紧紧地抱着她,我深情在吻着她。

  嘴唇有一种冰冷的湿淋淋的感觉,我睁开眼睛一看,我怀里的人……

  小女孩一脸的泪水,幽幽地看着我。

  我无地自容,如果地上有缝我一定钻下去,我刚才的举动吓着了她,我竟然抱着她亲吻了!她哭了,开始是小声地抽泣,然后是转过身,背对着我无声地抽动着双肩。我手足无措地站在她的背后,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

  我好几个晚上没有睡好觉了,一闭上眼睛,我便会看到她的那张精致美丽的小脸,一呼吸,全是她的气息。我想我是不是喜欢她了?我那天慌张地夺门而走的姿式实在有点说不出口,我紧张得撞在了门框上。回来肩膀一片是青色的。

  早秋的天气是清爽的,并不剌眼的红日升在头上,天空里有一群开始南飞了的季候鸟,我看到总有一两只落在后面努力追赶着,还发出一声声的悲鸣。

  手中的玖瑰花是才买的,还滴着水,无比的娇艳,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出一片七彩的霓裳来。我低下着用力地吸了一口芳香,多香的花!我将她在心中与花相比了一下,我心跳得很快。

  我深深地呼吸,平息了心跳的狂热,按响了门铃。身后手中的玖瑰花滴下的水滴掉在我的鞋后跟,将我的袜子淋湿了一小片,她的小脸出现在我的面前,红红的,很似外面天空里的太阳。

  她妈妈看了我手中的鲜花一眼,在我的问候声中微笑着走出她家的门。

  她看着我,我看着她,空气中是一股新的玖瑰花味道。她比玖瑰花更美。我想,我和她一定是三百的前就相识的吧,三百年前,我是西湖畔的一株杨柳树,她是天空中轻盈飞舞的蝶精灵,她曾在我的身上停留过很长的一段时间,以致我在今生一下便亲吻了她,这时,她才刚刚开始美丽!

  我在我们这里的西湖旁边,握着她温香软玉似的小手,群山作证,桂花林作证,山间欢乐歌唱的鸟儿作证,水中摆尾游动的鱼儿作证!她依偎在我的怀里,我轻轻地低下头,用我的生命再一次吻了她,不只是她擅抖的嘴唇,还有她激烈跳动的心!

  昔有佳人兮,清清秀秀。夜随明月兮,照我心间。

  入我梦中,勾我相思。

  怀中佳人兮,了却相思,山水清清兮,伴我长歌。

  飞声万里,全是欢乐!

  生命中很多东西时时让我感动,有时,一杯酒,一只烟,一句话,一个眼神都会让我感动,我是一个容易感动的男人。我的性格注定我的人生是悲剧。

  曾经的女人站在了我的身前,很久不见她了,她还是那样的美丽。我没有说话,怔怔地看着她。她眼里有一种晶莹的东西在流动,我不敢看她双眼,我转过身去。她扑在了我的背上,倾刻间,我衣裳湿了一大片。我的心也湿了一大片。

  妈妈曾说一生只能爱一个人,我却有两颗心,被自己多情狠狠地剖成两片的心,两片心上都鲜血淋漓!我痛苦地躺在地上,四肢伸开成一个大大的大字,冰冷的地板怎及得我冰冷的四肢。

  曾经的女人的眼泪让我想起了她甜甜的娇艳的小嘴唇,柔软的身体,我不是无情的男人。我怎么也忘不了她曾经给予我的欢乐,还有曾经她留给我的怎样的伤痛。但我……

  在她面前,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我听见了自己的心碎了的声音,我的泪滑落脸庞,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落在地上,碎成了无数的小水滴。

  她脸如一张洁白的纸,两行清泪划过精致美丽的小脸,滑入了我痛苦的心里,在我心里,深深地责问我的良心。

  我失去了的不只是两个深爱我的女人,还有我自己的灵魂和我整个世界!我忘记了我是怎样说过爱字的。在曾经的爱的世界里!

 
 
 
 
 www.6000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