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一生 我只借一晚
更多免费音乐,情感故事请进入 www.6000y.com 斑竹:雨中飞翔 一天学会FLASH网
    忆当时,初相见。

  一直记得初见陆了然的刹那。那天, 有很好的太阳,抱一摞书从寝室出来去上公共课,路过篮球场,听到如雷的欢呼声,是一场比赛,陆了然进了一个极为漂亮的三分球,在最后8秒内,锁定胜局。在此之前,他所在的球队尚以2分之差落后。


  人群中,身穿黄色背心的陆了然,身姿挺拔。

  记住了,也就记住了。

  从未向别人说起,包括日后的陆了然。也不会有人相信,缘于大一那场篮球赛,我会对初次见面的陆了然记忆深刻,一见钟情。

  只是等我打听到他的名字后,才失望地发现,那个球场英雄已经大四毕业。那场比赛是他们的告别赛。我只是知道了他的名字,陆了然。   在那所闻名全国的大学里,我是出名的女孩,因为无懈可击的书法,还有绘画功底。那时,我还年轻,19岁,我且青春,鲜妍明媚。

  于是,会收到很多的信。那些从学校寄出的信,通过邮局,在外面转一圈,再回到学校的……我的手上。我不看,很意兴阑珊。周末的时候,也不答应任何人的邀请。只穿了黑衣,静静坐在篮球场的看台上,想一些心事。

  冷傲的薛云离在四年后,毕业了。因为学业出类拔萃,得以留校。并有机会翻看到师兄陆了然的资料。当然,连同他家中的电话。

  打了过去,温和的妇人声音,找谁?   伯母,陆了然可在家?

  对方惊愕,了然现在在上海。你是?

  哦,几年未见的同学。想联系到他。

  你可以去他的公司找他。他的手机号码是……

  挂掉电话。有片刻的怔忡。我竟,浪费了四年的光阴。那个人,一直和我生活在同一座城市,未有稍离。

  苦思几日,一直想不到顺理成章和他通话的理由。如此几日,渐无法按捺,找到了他。

  那端的声音迫近,并且沉稳,陆了然。您是?

  您好,我是学校老师,在整理学生档案,对优秀生进行追踪记录,请问,您现在在何处供职?

  多么蹩脚的谎言,他竟相信,从容作答。

  见到他,是三天后,他所在公司附近的餐厅。距离第一次见到他,已经过去了三年。他依然挺拔俊朗,一件普通的白衬衣被他穿得整洁儒雅,世家子弟般的优雅清淡。

  恰好他的公司招聘平面设计,凭借良好的美术底子,考入其中,很是顺利。于是办好学校这方的辞职手续,开始和陆了然同处一幢楼。

  陆了然是这家公司老总。上班第一日,他召集全公司人员,为我和另外三个新员工开了简短的欢迎会。会罢,我故意逗留片刻,挨在后面,果然,他叫住了我,薛小姐,我看了你的简历,我们是校友。你的能力非常突出,能来我们这样规模不大的公司发展,委屈你了。   我朝他微笑,仅仅是因为,我喜欢……平面设计。我会尽力做好。

  他亦笑,眉宇间隐约有赞赏之意。

  我在陆了然的公司很快火了起来。这是一个朝阳企业,有很多年轻人。下班后,会有人请我喝茶,吃饭,也会有人送来鲜花,不菲香水,手饰。我只拒绝。

  和陆了然熟了后,他也会开我玩笑,薛云离,怎么,我们公司的小伙子,你一个也看不上?

  我笑,我手头上不缺钱,不用像要找长期饭票的女人那样,功利而世故地对待一份感情。

  他也笑,眼里尽是欣赏。

  这是事实,但更想说的不过是,因为你。   但是有什么用呢,我来得迟了。

  他早早有了彼此倾心多年的,青梅竹马的妻。曾经无意看到他的办公桌上放着他和妻子的合影,笑眯眯的两张脸孔甜蜜地凑在一起,刺得我眼睛疼。

  时间久了,渐也觉得,每日面对又不可得,是一种煎熬。这样一种沉沦,很难过。那日,加班到凌晨,起身为自己冲杯咖啡,回头,迎上了副总宋振华的目光。能看得出他眼里的热切。

  心一紧,没有做声,回到座位上,工作。所谓熟练,到了一个程度便可以发呆工作两不误。陆了然,陆了然,此刻,正和他心爱的妻执手相看吧。今天是他妻的生日,下午的时候,他过来很是歉意地说,晚上不能陪我们一同加班。   我心酸,语气因此刻薄,这本就是陆总的公司,不加班,还需要向我们招呼一声吗?

  他一楞,深深看我一眼,沉默着,然后推门走了出去。

  宋振华轻轻对我说,薛小姐,你不知,陆了然和他妻子感情极好。

  我作天真状,哇,他妻子可真幸福!又装做不经意,故意问,他的妻子一定很漂亮?

  宋振华摇头,不及你一半。几年前一场车祸,使她瘫痪在床,生活已无法自理。

  圣诞节,公司举行晚会,很热闹。陆了然破例没有太早回家,兴致很高地喝了一些酒。等十二点钟声敲过后,他掏出手机,走出门外,趁着混乱,我跟了出去,只听到,刚才许了愿,希望你可以站起来。   是打给他的妻的。他这样爱她。

  凌晨一点的时候,晚会结束。我出了公司,在这条街的拐角处,站住了,忍不住在黑暗中泪流满面。

  女人在陷入痴情以后开始变得愚蠢。爱情,我的爱情,是希望全无的,却还在坚持,为什么?

  这时,有一个走近来,温柔地掏出面巾纸,替我擦净。是宋振华。

  沉默了一会,他道,云离,你今年多大?22岁?

  不,已经24了。

  唔,和我女儿同龄。

  我想起他平日讲起自己的女儿,很聪明的孩子,在大学里读研究生呢,成绩很好,她的男朋友和她同专业。   多么简单的生活和单纯的感情,没有是非,也没有伤害。一样的年龄,我却心比身先老。

  想着,一时顾影自怜,心内黯然。

  宋振华静静守在一边,良久才开口,云离,你遇到陆了然,以为他是你的,弄得遍体鳞伤的。可是我,当我遇到我妻子的时候,就知道她不是你,但是我没有办法,我等不了你那么久,也等不了,且又不知道你在哪里,我来得太早,在你出现之前,要想办法打发掉半辈子的日子。

  红颜白发。我无言。这个世界从来不符合我们的梦想。很多时候,爱情悲剧都只是有婚无爱,或者,有爱难婚。而已。   我依旧尽职地做好工作,很多事情,很多客户,需要我圆滑应对。这是逃不了的。累了的时候冲杯极苦的咖啡,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陆了然。事情已经至此了,还有什么用呢。死缠烂打只会令对方厌恶。我只能默默地想着他,默默地注视着他,所有的温情,所有颤动着的苦痛,幸福的折磨,都是无声的。

  元宵节的中午,我听到很多同事说,晚上广场上要放烟花。我过去听,她们立刻邀请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笑笑,不了。然后走开。

  身后传来她们的声音,她啊,真是个怪人。   晚上加完班已经将近十一点。非常倦了,披了件大衣,我走出去。路过总经理办公室,竟发现陆了然还在。

  我很想过去和他说点什么,哪怕只是静静地坐在他身旁,犹豫了一会,还是隔着玻璃窗朝他挥挥手就离开了。

  夜里的烟花格外璀璨。广场上有很多人,情侣们搂在一起,观看一朵又一朵烟花在高空中绽放,沉寂。只是几秒钟的时间,生命盛开,然后颓败,只留下一些灰烬。烟花若有灵魂,会在下世选择做一朵什么样的花呢。我站在广场的边角处,凝视着天空,然后,感觉到有人站在我身后。我回头,是陆了然。刚想开口,他制止了我。他只是从我背后拥抱住我,我们的手握在一起,看烟花…   元宵节的夜, 我们一起,看烟花。

  夜渐阑珊。已经是凌晨时分。大街上依旧很热闹。

  他牵我的手,带我离开广场,上了他泊在一旁的车。

  高速公路上,我们飙车,时速非常快,刺激之下,伤心的事情似乎淡化许多,然后,我们一起去吃比萨,他给我讲笑话,我泪光迷离地大笑。

  这样美好的夜,身边人亦是梦中人。只是,他是别人的。想着,叹气,叫了度数很高的酒,一杯一杯。陆了然劝我,我不听。终至酩酊。

  朦胧中,听见陆了然说,傻孩子,心事这么明显。

  酒醒时候,发现已经身处自己家里。转过脸,看到陆了然正在替我冲热水袋。

  心里一酸。这正是我所期盼的男人,知冷知热。

  但是他是别人的。

  陆了然过来,将热水袋塞到我脚底下。我稍一挣,支起身拉过他,让他坐在我的身旁。他没有拒绝。

  我不说话,把头靠在他的胸口,听他沉重的呼吸和心跳。他开始吻我。很久后,他才松手,点根烟,叹气。

  烟雾缭绕中,他问,云离,为什么不早一点遇见你,在一切都还来得及的时候?

  为什么来不及?仅仅是因为你有了妻?

  他答,是。

他的妻子,从小被他的父母收养,长大后,来爱他。这么多年来,她习惯于有他的生活,而他,也习惯了照顾她。

  云离,你知道吗,认识你后,我曾陷入挣扎。可是,最终放弃。

  我心一抖,为什么。

  因为,你比她独立得多。你不会太难过,但她不一样。她离不开我。

  陆了然,这不公平。独立就意味着一定要承受比别人更多的离别吗。就可能不会受到伤害吗。你这样说,也许只是我们之间少了同甘共苦,或者朝夕相处的生活片段做沉淀和根基,没有足够的爱,足够到你愿意因此改变选择。对吗。

  你以为我的理由只是借口吗。他落寞地笑笑。

  你为什么不听听自己内心的声音,依从自己的意愿好好活一次呢。

  我是想。可是,已经太迟。他摇头,弄灭了烟,云离,你知道她为什么瘫痪吗。那年我大二,因为想我,她不顾父母的劝阻,逃了课来上海看我。在快到学校的地方出了车祸。其实,她是非常聪明的孩子,那时还在念高三,本来是有希望考上很好的大学的。云离,这个样子,你说我怎么能离开她。云离,如果时光真能倒流,让我们由青梅竹马从头。

  从青梅竹马到相守白头。听来让人心酸眼热。可是,这一生,我没有这样的机会。曾经,最想过的生活是,有一份工作,能够和陆了然温暖地相守,从此庭院恬淡,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但是这一切,已经是幻梦一场。我和我追寻多年的大师兄,不过只能一笑而过,如此而已。

  我起身,将床头柜上的CD机打开,里面有每晚必听的歌。很快,那支歌伴着凄美的旋律滑了出来:

  你有长的一生 短的爱情

  你说长的一生 交与你的爱人

  那么可否借一晚 柔情

  给我

  借来一晚爱情 温暖的传说

  就当我的日子 续前缘地错过

  你长长的一生 给得起的

  就这么多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晚

  眼光迷乱誓言也赤裸

  不管长夜如何 天亮又如何

  我想要的 你就这么多

  可以吗。我用眼光问陆了然。其实,这也是长久以来的心愿。如果,真的得不到他这个人,那么,得到过这样一个夜晚,已经足够。我想要一个身上流淌着我和他的血液的孩子,我们将离开陆了然,去一个陌生的城市,相依为命地生活在一起。那个柔软的小生命,会长有酷似他的容颜,叫我妈妈。

  只要如此,亦可满足。我不会给他带来任何麻烦。

  然而他不肯。断然不肯。他承认对我的欲望,却不愿辜负他的妻子,也要我好好珍惜自己,无论心,或身。

  你的一生我只借一晚

  只是希望有你陪着

  把那温暖的话语说

  你却连这也不愿给我

  从前通读过《易经》,按照那上面的说法,这一生,我必定爱而不得。原来,真的是真的。什么都留不住。

  极倦极倦。不去管他。迷糊睡去。

  醉里吴音相媚好。醒来的时候,发现陆了然一直握着我的手。能看得出他眼里的憔悴和血丝。

  他温和地按住我的手,你再睡一会。我去弄饭。

  走出卧室,看到桌上四菜一汤,红红白白,绿绿黄黄,都是我平时爱吃的东西。确实是饿了,我埋下头,吃吃喝喝半天后,才抬头,怎么搞的,现在就饿了?

  现在?陆了然失笑,云离,已经是下午两点。

  原来一觉睡得这么久。我略有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他亦看着我。

  在某一个时刻,他是我生命中最温暖的安慰。但是,他能给得起的,也就这么多。

  回到公司上班,已经听到风言风语。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很快写好辞职报告。陆了然极不舍,犹豫许久,还是在报告书上签了字。

  离开公司的时候,宋振华来送我,他抱紧我,叹气,然后放手离开。

  公司里,关于我的说法是,这个狐媚子,两个老板都跟过。

  你属于谁的,我刚好经过,却带来潮起潮落。美是真的,真是假的,没什么执着,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

  现在,我开了一间酒吧,幽雅的布局,四周摆满喜欢的书和花,让早晨从11点开始,下午5点后开始歌舞升平,穿梭在往来客人中间,我已经习惯不去回想往事。没有人知道我曾经痛失心中爱人,在那个烟花夜。他从背后拥抱住我,我们的手握在一起,看烟花。

  竟然记得那么深。

  渴望一个笑容,期待一阵春风,你就刚刚好经过。

  让我狠狠想你,让我笑你无情,连一场欲望都回避。

  为什么不早一点遇见你,在一切都还来得及的时候?

  [有些深爱,可以卑微得低到尘埃里,只错过一步,就要守候一生,你长长的一生,给得起我多少柔情?错落的传说,不管长夜如何,天亮又如何,我只要这一晚你陪我度过。我知道我只能远远的祝福你,我更知道,你是我曾经爱过现在也放不下的人,尽管如此难舍难分……]

 
 
 
 
 www.6000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