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旧情内疚我无情虐待我的婚姻
更多免费音乐,情感故事请进入 www.6000y.com 斑竹:雨中飞翔 一天学会FLASH网
    17年前,一个男孩为她卧轨自杀了,而他连她的手都没牵过。但男孩的死还是让她内疚。为了得到男孩的一张照片作纪念,她不惜割腕表明心迹。

  她的痛苦被另一个男孩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每年的9月3日,他都会陪着辛莜去九峰
山扫墓。 每次走到陵园门前的那座桥,他都会放开辛莜的手,让辛莜独自进去说说心里话,他的理由是:“他看到我会生气的。”

  时光就这样一年一年地逝去,直到第八年,辛莜27岁,他30岁了,他们俩再次走到陵园门前的那座桥前,男孩说:“我们结婚吧,婚后我希望你心里只有我一个,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独自进去看他。”辛莜点了点头。

  婚后的辛莜应该是很幸福的,可午夜梦回,她总会想起那个因她自杀的男孩,并因此无法善待婚姻,善待最爱她的人。

  爱我的男孩因我而死

  读初二时,我是年级女子篮球队的队长。在一次篮球比赛中,我带领的队以绝对优势战胜了初三的女篮。比赛一结束,初三女篮队的队长就走过来,恶狠狠地说:“辛莜,你狠,咱们走着瞧。”在生活中,我是个既内向又胆小的女孩,班上的男生总爱抢我的帽子,用粉笔头扔我,我都不敢告诉老师,何况这次是学校有名的狠人。

  第二天一早,我在家磨磨蹭蹭地不肯上学,直到妈妈气得扬起巴掌,我才哭着说出这件事。妈妈很生气,拖着我来到学校找到比我大三岁、在同一所学校读高三的小舅,气呼呼地说:“你侄女被人欺负你也不管,以后她的安全由你负责!”小舅是个书呆子,根本保护不了我,只好求助他们班上最会打架的男生吴鑫。

  记得那天,吴鑫带着几个男孩,在放学路上很酷地拦住那个女生,说:“辛莜是我妹妹,谁欺负她,我对谁不客气。”从此不仅那个女孩没有找我麻烦,班上的男生也没人敢欺负我了。

  这件事过后不久就是中考,我以2分之差落榜,被内招到父亲的单位工作。我和吴鑫也失去了联系。毕业前他曾经托人带了封信给我,问可不可以和我通信。当时我才16岁,觉得男女通信不好,就说不行。

  懵懵懂懂地过了两年后,一天,吴鑫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他很激动,说他整整喜欢了我3年,希望我能做他的女朋友。当时我一口就回绝了他。他伤心地走了,再也没出现过。

  3个月后,噩耗传来。

  我有个同事的哥哥住在吴鑫家对面。那天早上,我刚上班,同事就对我说:“知道吗,追你的那个吴鑫被火车撞死了。”我愣了很长时间,清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他的朋友,也就是我小舅的同学。当我找到他们时,他们都不理我,被我逼急了他们才说:“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人都死了,要不是因为你,他不会天天喝醉酒,不会失去理智,更不会卧轨自杀。”他们还说我毁了一个有前途的人,说他年纪轻轻就靠自己的努力有了1万元的存款,如果不出事,前途会是一片光明。

  他们还说吴鑫去世时,身上只有两样东西,一样是一万元的存折,一样是我的照片。他们边说,我边流泪。当他们说完时,我已瘫软在地。我求他们给我一张他的照片。他们没有一个人肯给我,还说我假慈悲。当时我只觉得血往上涌,觉得吴鑫是我害死的,便冲到路边的大排档,拿菜刀狠狠地割向自己的手腕。血流了一地,他们吓得将我送进医院,我也因此得到了一张吴鑫的照片。   说完,她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给我看,照片虽然上过塑,但还是有些发黄,看得出很旧了。辛莜看我专注地看照片,在旁边轻声说了句:“这张照片还是我老公拿去过塑的。”

  丈夫和我做了7年的兄妹

  我的婚姻是从办公室恋情开始的。刚进单位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很喜欢我这个小丫头,除了李桦。我们虽然岁数相差不大,话却总说不到一块儿,他总以老汉口人自居,说我是武昌的土老冒。而我则以文化人自居,说他是个粗人。我们在单位要么互不理睬,如果说话,必定是吵架。我们吵吵闹闹了三年,直到吴鑫出事。

  那段时间,我每天上班都恍恍惚惚的,对他的挑衅我也充耳不闻。他觉得很奇怪,随口说了句:“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一说西边我就想到西天,想到吴鑫,“哇”的一声就趴在桌上大哭起来。他吓得什么话也不敢说了,单位的人都说他不对,让他赔礼道歉。可任凭他说了几十个对不起,我依旧大哭不止。下班时,他第一次主动提出送我回家。看他那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我同意了。

  在路上,我将吴鑫的事告诉了他。他沉默了半天,什么话也没说。但从第二天上班起,他对我的态度就变了,他不仅不和我斗气,还很照顾我,我需要什么,不用开口,他都会及时送到我手里。

  有一次,李桦对我说,希望让他照顾我,保护我。当时,我根本不想谈恋爱,脑子里只有吴鑫的影子,但吴鑫的去世让我害怕拒绝别人,我害怕李桦也会做傻事。而且,我对他还是有一点好感的。李桦看出我很为难,主动说:“没关系,我就做你哥哥吧,一样可以照顾你。”此后,他果然加倍地关心我,呵护我,却从不提任何要求。所有人都以为我们是恋人,但事实上除了牵手,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亲昵的行为。

  9月3日,是吴鑫的生日,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去九峰看他,而李桦总是陪着我,每当走到陵园门口的那座桥前,他总会轻轻地放开我的手,说:“小莜,自己小心点,我就不陪你了。他看到我会不高兴的。”然后,他会静静地在桥头守候几个小时。当我在吴鑫墓前说完心里话,走出来时,一定会看见他的微笑。就这样,我们做了7年的兄妹,他也在那座小桥桥头等了我7次。

  到了第八年,我们再次走到那座桥头时,我习惯性地等待他松开我的手,没想到他的手拉得更紧了。他深呼了一口气,低声说:“小莜,我们结婚吧,事情都过去这些年了,你心里背负的这块包袱也该放下了,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独自去看他。”看着眼前这个默默陪了我8年的男人,我心里一酸,视线模糊了,第一次为他流下了眼泪。

  那天,我在吴鑫的墓前说了很多话。当我走出陵园时,我依旧看到了李桦的笑容,他笑得好灿烂,我这次发觉他以前的笑容其实是苦的。

  内疚始终萦绕在心间

  那年冬天,我们结婚了,所有的人都为我们高兴,说8年抗战终于修成正果了。婚后第二年,我们有了个可爱的儿子。为了纪念吴鑫,我给儿子取名叫李辛鑫,这三个字里有我和李桦的姓氏,还有吴鑫的名字。当然,这是经过李桦同意的。

  结婚9年来,他9年如一日地对我好,他每个月的工资奖金,都会一文不少地交给我;每天晚上,他都会给我打洗脚水,家务活大部分也是他包了,亲友都说我好福气,嫁了个会心疼人的老公。但我内心却并不快乐,我经常会做噩梦,梦到吴鑫说我对不起他。一直到现在,吴鑫的朋友看我的眼神都是冷冷的。每当很开心时,我就会被一种内疚感包围,因为这,我的脾气很暴躁,经常会无缘无故地对李桦发火,一发火就会打他,骂他,而他从不还嘴。连邻居都看不下去,经常帮着他说话。

  有一次,他陪同事吃饭喝了点酒,回家晚了。他一进门,我就闻到酒味。当时我二话没说,拿起一个陶瓷脸盆向他砸去,正好砸到他的脸上,砸掉了一颗门牙,血流了出来。他什么也没说,漱了漱口,倒下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他起床后,见我不理他,就笑嘻嘻地对我说:“老婆,我昨天是不是从床上摔下来了。”一句话就将我逗笑了。其实我当时心也发虚,怕他责怪我。这几年,虽然心里会想起吴鑫,但我还是过得很幸福。

  可今年7月,我被调到鲁巷的卖场工作,每天上下班都会经过吴鑫家门口。而鲁巷又离九峰很近,我路过他家门口时,总觉得他在呼唤我,在责怪我。现在,上下班对我成了一种煎熬,每天晚上我都会无缘无故地哭,而换工作又很不切实际。即使要换,也不会很快。而我更担心的是,被尘封的往事又被翻了出来,逐渐减轻的内疚感又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现在的脾气更暴躁了,经常会对李桦说:红本本我看厌了,换个绿本本吧。而他总是想办法哄我开心。   我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对他不公平,可我又控制不了自己。唉!(文中人物为化名)

  [记者手记]别伤害无辜的人

  辛莜是个非常善良的女人,正因为善良,她才会整整背负了17年的心理包袱。

  在这里,我想劝劝吴鑫的那些朋友,对朋友讲义气是对的,可他们不应该让一个无辜的人为此担上责任,背负一辈子的心债。因为吴鑫为情自杀,辛莜事前并不知道,并不是见死不救。她只是拒绝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孩的追求,她有什么错呢?何必非要说吴鑫是因她而死的。如果你们能大方一点,见到她时给她一个微笑,说几句鼓励的话,而不是冰冷的眼神,相信她会更快地摆脱心灵的枷锁。你们一个善意的眼神抵得上旁人一千句安慰的话语。

 
 
 
 
 www.6000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