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妻啊,请接受我的忏悔
更多免费音乐,情感故事请进入 www.6000y.com 斑竹:雨中飞翔 一天学会FLASH网
  她的爱情曾是我前进的动力

  认识秀平时,我是一家水泥厂的工人。秀平是厂里的技术员,正儿八经的大学毕业生。老实说,我从来也没奢望过能和秀平谈恋爱。在上世纪70年代,一个女大学生是很了不得的身份,我一工地工人,怎么可能去追求一个坐办公室的女大学生呢?

  秀平性格内向,不太擅长和别人开玩笑,我却是一个活泼开朗的人,凡是厂里组织的活动,冬泳、打乒乓球、篮球等,我都是积极分子。可能就是这点,让秀平注意到我。所以当后来厂支书为我俩牵线搭桥的时候,本来没抱多大希望的我,竟然欣喜地得知,秀平同意和我处对象。

  当年我虽然只有高中文凭,但我的眼光还是挺高的,那些长得一般又肤浅的女孩我根本看不上眼,秀平长得不算漂亮,可是耐看,清秀端庄,给人的感觉很高贵,所以我们交往半年后,在我的拼命“表现”下,她终于答应嫁给我:“我看中的是你的聪明,一个男人聪明就会有出息。”

  我们的婚礼虽然简单,但在厂里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混在一起的朋友都说我命好福大,厂领导也鼓励我以后干出点成绩来,这样才能配得上秀平。被祝福乐昏了的我,整个晚上都攥紧了秀平的手,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一定要干出点样子给你们看,我一定要让秀平过上幸福的生活,让她明白,嫁给我没有吃亏。

  事业的成功却扭曲了我的心灵

  结婚后,我努力奋斗,还真的一步一个台阶地往上走,从工人到技术员,再到工程师,副厂长,十几年过去,我终于当上了厂里的第一把手。志得意满的我这才发现,身边两个孩子已经长大了——女儿上了中学,儿子也快小学毕业了,而妻子秀平,光洁的脸上覆盖了一层细密的皱纹,一双纤纤细手也早已变得粗糙不堪。

  十几年来,秀平一直在身后默默支持我的工作,她自己也从当年的技术员转行到了市重点中学当物理老师。我不知道她的工作有多繁重,只知道她几乎每年都能拿回一张奖状,在兢兢业业对待工作的同时,她把家里也打理得有条不紊,两个孩子也教育得非常懂事。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她一直都非常安静,默默无言地在我身边忙来忙去,每天我回家,都有可口的饭菜在桌上等着,有温热的茶水散发着清香。

  我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当了厂长后,我先在厂里建了一个地下活动舞厅,进门后,要沿着长长的地下隧道走上100多米远,转几个弯,才能看到宽敞的大厅。这个地下舞厅,冬暖夏凉,万一有地震还可以当防空洞使。为了鼓励全厂职工都来跳舞,我还组建了一支电子乐队,每个周末都举办职工舞会。可就是这个让我得意万分的舞厅,秀平却一次也没有去过。我好几次劝她陪我参加厂里的活动,她都嫌闹心,说自己不会跳舞,有那个时间还不如看会书呢。慢慢地,我开始觉得她太古板,思想观念太老旧,也就任她呆在家里不理了。   因为组建厂电子乐队的缘故,一位叫文芳的音乐老师和我走得越来越近了。文芳比我小10岁,30出头了,还没有结婚,文芳面容妩媚,有着一副魔鬼般的身材,如果我当年没有和秀平结婚,文芳这样的女人应该是我最理想的梦中情人了。我迷恋上了文芳,而她也表示不在乎什么名分和家庭,只要能永远和我在一起就行。文芳的表白让我非常感动,也让我放了心,不管我对文芳如何动情,在我心里,妻子的地位除了秀平以外,还是无人能够替代的。   谁知女人都是善变的,我和文芳陷得越深,她对我的独占欲望就越强,直到有一天,我晚上回家,看到文芳坐在我家里,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从来没有想到,像文芳这么娇柔的女人,这个时候竟然如此强硬:秀平起来到厨房端饭,文芳竟抢在她前面到厨房忙活;秀平去卫生间,文芳也跟进去,给我拿来热毛巾擦脸,一举一动,俨然她才是这个家庭的主妇,看着秀平绝望气愤地摔门而去,我终于按捺不住心底的怒火,上前给了文芳一记耳光!

  经过一段心力交瘁的“善后处理”,文芳拿着我给她的一笔钱远走他乡,走的时候还口口声声骂我“骗子”。而秀平,却一言不发地拿出了离婚协议让我签字!结束了和文芳的故事,我才意识到这场婚外游戏中受伤害最重的人是秀平,无论如何,我不能让她离开我。最终,在我的苦苦哀求下,在孩子们的哭泣声里,秀平撕掉了那份离婚协议书。   她走了,我才知道自己的罪孽有多深重

  经历过这次事件之后,我试着改变自己和秀平的性格差距,多和她进行交流。可是,不管我如何努力,秀平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只有看见两个孩子,她的眼里才会流露出爱怜。家里这样一种情形,苦闷之下,我把生活重心都放在工作上,有的时候,宁肯睡在办公室,也不愿意回家面对秀平那张冷漠的脸。   就在我心情极度空虚的时候,刘槿又走进了我的生活。她是厂里一个职工家属,不久前丈夫因工去世,她来求我给她安排一个工作。这么年轻就当了寡妇,还独自带着一个年幼的孩子,出于恻隐之心,我安排她到厂里会计科工作。一开始,刘槿对工作一窍不通,有问题就找我,眼神里总有着一丝怯意,让我不由自主地就有一种想呵护她的愿望,几个月过去,在我手把手的辅导下,刘槿慢慢胜任了工作,就在这期间,关于我和刘槿的闲言碎语也悄悄弥漫开来。

  刘槿长得不像文芳那样妩媚靓丽,倒有几分秀平的清秀之气,但又比秀平温柔体贴,在我面前,总是乖巧听话的模样,晚上有时我不愿回家,她就到办公室陪我聊天,帮我打扫屋子,还从家里做点小菜给我捎来。有一天夜里我没有回家,睡在办公室,第二天一早,刘槿就过来给我送早点,接着就顺手把屋里的痰盂拿出去倒掉。谁想她刚出门,就撞见了上楼来的秀平。秀平二话不说,上来就给刘槿两个清脆的耳光!听到外边的响声,我赶紧披衣出去看,明知道我的样子会让秀平的误会更深,但看到刘槿眼泪溢出眼眶可怜楚楚地样子,又加上心底对秀平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怨恨,我故意挽过刘槿,命令秀平说:“你疯了!你必须给她道歉!”没想到秀平对我的命令根本不加理睬,反而上来又给我一记耳光,这下可把我惹恼了,我伸手就把秀平推到楼梯下,拉着刘槿进了屋,然后把门咣当一声撞上了。   这次事件后,秀平又提出了离婚之事,我根本不想离婚,就索性和她耍起了无赖,不管她说什么,都坚决不离。最后一次争吵过后,秀平收拾了行李,辞去了工作,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千里之外的家乡——武汉,这一去就再无消息。

  我知道秀平恨透了我,可我也真的没有办法来挽回,以前热闹的一家人如今只剩下了我,我也不作他想,直接让刘槿带着孩子住了进来,刘槿非常高兴,稀里糊涂地,我们过起了同居的生活。   女儿的电报让我非常震惊,我这才发现,我把秀平和两个孩子伤得多重,以至于他们不肯给我一点补偿的机会。薄薄的一纸电报,就这样割断了我和孩子们之间的父子亲情,就这样毫不留情地把我从这个家庭中抛了出来。

 秀平去世后,我给刘槿买了一套峰子,让她带着孩子搬了出去,我们村此断了来往。这个家是我和秀平的煎,她生前我没有给予她快乐幸福的慑活,在她死后,最起码我要给她作五妻子的尊重。毕竟,她是我此生唯义的妻子。也许,我苦行僧般的生活才能让我的灵魂得靛一点安宁。

  爱情无法承受皱重

  曾经听到过一稿类似的故事,一个有妇之夫有了婚湾情,妻子知道但不同意离婚。于是斟个男人就这么不管不顾地长期与情人同居。

 
 
 
 
 www.6000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