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身的痛苦蔓延了26年
更多免费音乐,情感故事请进入 www.6000y.com 斑竹:雨中飞翔 一天学会FLASH网
    26年前,我被人强暴。我从未对人提起,可我的命运却因此而改变,我的爱情、我的婚姻都被毁掉了。这个阴影我背了26年,我太累了,我想要告诉人们,不要在命运面前低头
,那种痛苦压抑的日子太难了,所以我说出心底的秘密,我想让那个伤害我的人知道我对他的痛恨。

  26年前的一个冬日的傍晚,天下着大雪,刺骨的寒风猛烈地刮着,街上几乎见不到什么人。放学回家的我,背着书包低头赶路,还差一趟房就到家了,能想像到屋子里暖融融的空气。这时一个黑影挡住了我的去路,他身手敏捷,捂住我的嘴,强行把我拽到拐角的暗处。他强暴了我。那时候,旁边院子里有人开门。我多么希望这个人能走出大门,能救救我。可能是天太冷了,他只把门开了个缝,往外扬了一盆水,就迅速地关上门回屋了。

  我又冷又怕,四周只有呼呼的北风刮过。那个人做完坏事,骑车跑了。

  我回到家,没敢声张。我奶奶常说:谁家姑娘要是未结婚就有了孩子,就要把这家的姑娘整死,在她睡着后,父母拿一个大磨盘放在她身上,压死她。那时候我还小,什么也不懂,可我怕死。所以,事情发生后,我一直守口如瓶,连父母都不知道。

  1983年,我们那里镇压了一批罪犯,其中有几个是强奸犯。我站在围观的人群中,我希望那里面有伤害我的那个人。事实上,我不知道他是谁。

  23岁那年我找到了一份正式的工作。那时候,我同学的小孩都满地跑了,可我还没有对象。我就是不想找,我害怕,我不知道如何面对男人。

  24岁,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很丑,我拒绝了。可过了几天,介绍人又来游说我妈,说他家有钱,他人老实、能干,丑点怕啥?妈同意了,逼着我和他相处。我们处对象的时候就不像是一对恋人,好像站队,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走。相处半年,我三次提出分手,可他死皮赖脸地缠着我。我就想:结婚吧,结完婚再离,就不会有人挑剔我不是处女了。

  我们很快结婚了,一周后,他问我:“你当姑娘时做过什么手术吗?”我回答没有。他说:“那你可怪野的!”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我说:“现在的女人哪像过去的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点活也不干,现在的女人什么活都能干,也许不经意间就破了。”

  话是这么说,我心里苦哇。当初要不是碰上那个流氓,我怎么会嫁给一个这么低俗的男人,还要让他质问。我提出离婚,他不同意。婆婆对我很好,从来都不让我做家务,每天晚饭都等我下班回来再吃。婚后第二个月,我就怀孕了,我很害怕有孩子,可又不懂得采取措施。

  十月怀胎,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女孩。孩子小的时候夜里总是哭闹,丈夫心烦,就躲到别的屋里去睡,只剩下我和嗷嗷哭叫的女儿。丈夫从来不在乎我的感受,只想着满足自己的欲望,不管我累了还是病了。我觉得这样的日子一点温暖都没有。后来丈夫下岗了,白天就在家睡觉,晚上就想办事。我说:“我上一天班,你在家连被都不叠,也不去找工作,天天就想着办事,你拿我当妓女呢?”他说:“你和妓女也没什么两样,看你文文静静的,没成想还是个二手货。”我欲哭无泪。那不是我的错,我该向谁去诉说,我本是良家妇女,遭坏人强暴,我有罪吗?

  打着,闹着,受着丈夫的侮辱,在女儿五岁的时候我终于离婚了。我回到了娘家。妈妈说:“女儿别愁,你工作又好,人长得也不赖,会有人要你的。”可我暗下决心,再也不找了,我受够了。从此之后,我和妈妈生活在一起,一过就是十年。

  在我四十一岁的时候,母亲去世了。那时候婆婆瘫痪在床,她托人捎信让我回去。孩子的爸爸离婚后又找了一个人,可前年出车祸死了。我不愿回去,想到和前夫在一起受到的屈辱,我宁愿单身。一个月前,婆婆也走了。前夫喝酒打麻将,我想女儿和他在一起肯定很遭罪,我就又回去了,也没办复婚手续。他总是说:“我不娶你,你就会老在家里,老老实实跟我过日子吧。”我真的很委屈,为什么人们不谴责坏人,而歧视被害者?

  我曾经诅咒过:愿那个流氓的女儿也被强暴,让他心里不好过。可转念一想,罪是他犯的,跟他女儿何干?该死的、该受诅咒的是他。这个阴影我背了26年,它将一直伴我走向坟墓!我的人生都因此而毁掉了,我的痛苦今生今世也无法解除,有谁能还我一个公道?

 
 
 
 
 www.6000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