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恋是伤痛的错爱
更多免费音乐,情感故事请进入 www.6000y.com 斑竹:雨中飞翔 一天学会FLASH网
    从我开始记事起,父母就感情不和,母亲总是说,要不是那个时候有了我,早就和父亲分道扬镳了。父亲有酗酒的毛病,酒后回家就对母亲拳打脚踢,年幼的我吓得只好蜷缩在墙角不停地抽泣。这种场面经常在家上演,成为我童年最深刻的记忆。

  童年的阴影使我畏惧婚姻

  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父母恩爱的样子。我不明白他们是如何结为夫妻的。

  其实,父母是自由恋爱而结合的,彼此也曾经深爱着对方。记得每次母亲挨了打,都会抱着我坐在床上流眼泪,自言自语般地说着她和父亲的往事,每当这个时候,母亲脸上就会出现一种似甜蜜又痛楚的表情,不知是在回味昔日的温情,还是在感叹今日的辛酸。

  听母亲说,那时她身体不好,工作的地方伙食又差,父亲便每天中午步行半个多小时去给她送饭,然后傻笑着看她吃完才放心地赶回工作的地方。有一次,天下着倾盆大雨,父亲一手撑着伞,一手将饭盒紧紧地护在怀里,匆匆往母亲那儿赶,那把破旧的布伞怎么挡得住空中乱飞的雨点,豆大的雨滴打在父亲的脸上、身上,当他赶到时,浑身上下都淌着水,怀中的盒饭却被护得好好的。漫天的飞雨、赶路的身影、傻傻的笑容、冒着热气的盒饭,我实在无法把这些与父母的现实生活联系在一起。

  1997年的一天父亲再一次喝醉了酒对母亲举起了拳头原本身体就不好的母亲终于承受不住了,昏倒在地,随后母亲被送进了医院,出院后不久,他们就离婚了。这段痛苦的婚姻总算是结束了,我没有为此难过,反而为母亲的解脱高兴,同时,也打算一辈子都不结婚。

  同病相怜使我们相恋

  不知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安排,还是无情的作弄,我不仅爱上一个人,还是一个有妇之夫。

  和霖的相识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见过几次面,彼此很谈得来。一次,我到霖公司附近的商场买东西,出来时,天下起了大雨,我没有带伞,望着满天的雨丝,不由地想到父母的爱情,想着想着就不禁出神了。“嗨!”一个声音打断我的思绪,我看到了一个男人的笑脸。“你好像没有带伞吧,去哪里﹖我送你。” 他说。于是,我们共打一把伞。雨下得很大,不时有雨滴落在我的肩头,霖发觉后,就把伞偏向我这边,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我心生感动。从那以后,我们更熟悉起来。霖大我十四岁,母亲很早就过世了,家中有几个兄弟姐妹,他有自己的公司。我觉得他从一个穷家庭里走出来,能够拼搏到现在的状况,实在很不容易,加之我们的童年经历有些相似,两颗心便不知不觉地靠在了一起。

  恋爱后,我们分担着彼此的压抑和痛苦,分享着彼此的喜悦与开怀。霖以一个成熟男人的体贴温柔让我这一颗渴望关怀的心得到极大的满足,仿佛是在感受一种久违的父爱。   其实,我早该料想到霖是个有家室的人,可是当这个事实那么真实地呈现在我面前时,我还是红了眼眶。霖说,他和妻子行同陌路已经一年多了,现在他对家庭有的只是责任,为了孩子,他一直在苦苦维持着这段没有感情的婚姻。我想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一方面,我自己有着一个不幸福的家庭,我知道家庭的不幸对于下一代来说是个噩梦,我不希望我的痛苦延续到他的孩子身上。另一方面,我是那么畏惧婚姻,我很难给他一个完整的家。

  那天,我们都很平静,因为这是早已料到的结局。他说,他想过和妻子离婚,可是又抛不开他的责任。我告诉他,我从来没想过要破坏他的家庭,只要他过的快乐,因为我实在不愿看他每天在痛苦中挣扎,我想从这一刻起,我们各自回到各自的生活中,不再来往。

  如果一切就这样结束了,我也许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了。

  可是霖对我说:再给我一段时间,好吗?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到九月份,我一定作出最后的决定。我们一起走到现在这个地步,谁都无法轻易舍弃对方。于是,我点点头,答应了。

  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这个九月份的承诺,只是给了我们一个疗伤的过度期,他有他的责任,我有我的顾忌,我们之间的希望是很渺茫的,只是大家都抱着这个渺茫的希望不愿放手罢了。   这段感情如何了

   前不久,我辞职了,因为霖不喜欢我在娱乐城工作。我母亲害怕我重蹈她的覆辙,一直很关心我的婚事,因此十分反对我和霖的关系,前几天,她又问起霖的事情,我一时烦闷就和她吵了起来,没想到,母亲一气之下突发了心脏病,住进了医院,没有了经济来源的我顿时六神无主。如今我该怎么办才好?我并不想告诉霖我的经济问题,因为我不愿金钱玷污了我们的感情,可是我不能不顾母亲的病。现在的我陷入了矛盾之中,该不该找霖帮忙呢?   我很明白,现在的我们应该是互不打扰而将一切交给时间的,让它慢慢地磨灭我们的那一丝希望,抚平心里的创伤。如果这时候去找他,我怕我们之间的希望会因为这件事而在一瞬间破灭,可是如果不去找他,我想我目前的经济状况支持不到九月份。

  (“你明知道,即使到了九月你们也是不可能的,却宁愿看着希望的泡沫一点点地消融,也不愿见它在一刹那破灭,这又何必?”我问道,“是啊,人就是很容易拿着放大镜来看那一点点的希望,即使知道结局是失望,但不到最后,就是狠不下心将它毁掉。”她淡淡地说道。“如果到时候,他还是选择了他的家庭,你会安静地走开吗?你还这么年轻,未来其实还有很多的可能."我问道,她陷入了沉默之中,久久不发一言。我想,有些话,她心里是清楚的,只是不愿面对罢了。)

 
 
 
 
 www.6000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