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你都是我的蓝颜知已
更多免费音乐,情感故事请进入 www.6000y.com 斑竹:雨中飞翔 一天学会FLASH网
    夜晚十点的时候我照例在电话里跟男朋友情意绵绵发嗲耍赖,两人朗情妾意勾勾搭搭把肉麻当有趣,说一些写出来肯定会吐但说出来便叫甜言蜜语的话,正是全世界都不想搭理的时候,手机突然发疯般的响起来,一遍一遍的催命一般。男友在电话那头火大的叫道:“把它给关了,谁这么不识趣呢。”

  我看看来电显示,接通便没好气的骂:“猪头你干嘛呢,半夜三更的打来不知道现
在是热线电话时间吗?自己体积大就闪一边去,不要妨碍地球转。”

  “兄弟有点同情心好不好?我在医院打吊瓶呢,没吃晚饭,送点夜宵过来吧,顺便陪我聊聊天。哎,对了,我还要一瓶红牛。”电话那头的人没把我的火气当回事,厚颜无耻的提出要求。

  “打吊瓶而已,又不是就要死了,自己呆着吧。”我恶狠狠的放下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男友说“我有事要出去,今晚就不聊了。”

  有一分钟的平静,然后男友淡淡的问:“是阿丹吧,这么晚叫你出去,不觉得应该注意点分寸吗?”

  我立马恼了:“什么分寸不分寸的,这是我哥们,我跟他认识的时候还没你呢!吃什么飞醋!”

  那边也火了,凶巴巴的吼过来:“周妖瞳你叫唤什么,他没太太照顾吗,非要叫你过去?两人平时行为亲密的我就不说了,说了当我小心眼,现在算什么?半夜三更挂了我电话出去陪他聊天,还为了他跟我吵?你要他就跟了他去!告诉你,你今天要是去了,咱们就立马白白!”

  “很好。”我对着电话无限温柔的说:“你现在可以去撞墙了,88。”啪的一声大力砸上话筒。

  时速80公里飚车来到医院的时候,看到一个家伙正扶着药水瓶眉开眼笑的跟急诊部的小姐要电话号码,顿时恶从胆边生,一瓶饮料砸将过去,怒吼一声:“你丫的怎么还没死啊!病成这样你老婆怎么不来陪你!休了她得了! ”

  阿丹接住红牛,嘻皮笑脸的道:“我怕我死了没有人象我这么爱你啊。你要嫁我,便休了她。”我朝他便呸了一声。   老人说世间的东西一物降一物,这话我信。我就是拿这家伙没辙。老人说缘份的东西不能强求,这话我也信,阿丹不管是从认识的时间还是交情来说,都可以算是我的青梅竹马蓝颜知已,在中专学校一块儿上学的时候,还狠狠的暗恋了他一把,只是这家伙天生迟钝又或是会装傻,明示暗示都没反应,体贴入微只当是兄弟间理所当然的照顾,毕业聚会那天,班上不少互相仰慕的同学都趁着酒意对心上人说出爱意,我当时喝得烂醉,是他送我回来的,有同学便打趣到:“又成了一对。”被他严正喝斥:“这是兄弟般的阶级友谊!不得胡说!”我一向是喝醉了之后,第二天起来脑子就跟清洗过一样,什么都记不得的。只是事后听说了此事,便也渐渐淡了这份心思,退而求其次好好经营彼此之间友谊,也算是不枉相知一场。   再后来他娶了太太,而我也换了N个男友,跟现任男友也算是基本上定了下来。

  他妈的缘份,嘿嘿,我有点失神的笑骂自己,今天是怎么了,突的想起这些破往事来了。

  三瓶药水打完的时候,已经是近一点多了,我们呼了也是死党的阿猫来,到一家开在18层楼顶上的露天酒吧宵夜。

  喝到有七分酒意,大家说话便放肆起来,阿猫大着舌头摸着胖乎乎的肚子无限感慨的说,当初大家都以为你们两人会成为一对,在学校的时候便形影不离这么要好的,真是奇怪,奇怪之极,为什么你们就是不相爱呢?我跟阿丹同时默契的回他一句:“我们是兄弟!”相视而笑。

  男友的电话打来,大概也是喝高了,语无伦次的在电话那头道歉检讨,又说些让人脸红的酒话,拿着电话我看着旁边坐着两人的表情,知道自己笑得暖味之极。

  “看来这辈子就是他了罢,这么纵容体贴的人,宁愿错杀不要放过啊。”阿猫在旁边挤眉弄眼偷偷说道,然后状似痛苦的哀嚎一声冲到卫生间里。阿丹静静坐着,看着我微笑,眼里有一些情绪是祝福吧?

  我得意的飞个眼给他,拿着电话哄那头醉酒撒娇的男人:“乖,我不生气,真的,嗯嗯,我也想你,真的真的……”

  “去死吧!”我甜蜜至极的对着电话笑骂,然后挂上电话。一抬眼发现阿丹在看着我,有点呆滞的样子。

  “嗯?我脸上有脏东西么?”

  “没什么。”他回过神来,表情古怪的问:“他说了什么话你叫他去死?”

  “他说爱我。”

  “人家说爱你你还要他去死?”

  “嘻嘻。”我象只偷吃了油的小耗子一样得意的笑:“我一紧张就下意识的冒出这句口头禅,其实我的意思是,我也爱他。”我嘻皮笑脸的喝一大口啤酒,对从卫生间出来的阿猫与他宣布:“我跟他准备结婚了。”

  当天晚上阿丹喝了很多酒,烂醉如泥,我归结于为我感到高兴的原因,这样的兄弟,真是难得,我差点没抱着他痛哭流涕,最后是阿猫送他回去的,因为我亲爱的标准老公来接我去海边,说要在初升的太阳前正式向我求婚。

  第二天,我在跟准老公选结婚用品的时候遇上阿猫,他趁我男友去付钱的时候,鬼鬼崇崇的贴近我做长舌妇状:“你知道昨天晚上我送阿丹回家的时候,他跟我说了什么吗?”

  “总不可能说喜欢你吧?难免你们是玻璃?”人逢喜事精神爽,我笑咪咪的回答,破天荒没有给他一脚。

  “他说在学校喝毕业酒的那天告诉你,他爱你。”我怔了一下,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的问:“然后呢?”

  “然后你跟他说,叫他去死……”

 
 
 
 
 www.6000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