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 爱情花开
更多免费音乐,情感故事请进入 www.6000y.com 斑竹:雨中飞翔 一天学会FLASH网
   天气很好,好得更加让我的心隐隐作痛。离开华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总会遗忘心中最最阴暗的角落。然而三年的点点滴滴像个故意捉弄你的精灵,时不时地跳出来打扰一下寂寞的灵魂。

  心口仍然疼痛,却没有再掉一滴眼泪,也许在不断失望和绝望的想念中渐渐风干了泪腺吧。只是偶尔会在寂静无声的夜晚悠悠地燃起一根烟,让尼古丁刺激着大脑对过往的回忆,渐渐清晰。

  从此,我拒绝爱情。

  又是美好的一天,一位多久未见的朋友打来电话:鱼,明天我结婚,你来参加我的婚礼吧。

  “结婚”?一个让我神往已久的词从我口中喃喃道来,手中的杯子悄然滑落,扰乱了内心伪装的平静。“哦……恭喜啊,终于把自己推销出去了!”口吻强装轻快,却无法掩饰其中的勉强。

  “你呢?”

  “我?……我……哈哈,还早呢,唉,谁叫我没有魅力呢,没人要我!”

  “怎么会……是你要求太高了吧?不管了,趁早把自己嫁出去就是了。明天记得早点来哦。”

  女友幸福地挂了电话。而我的电话滑落手间,掉在地上支离破散。

  看着身边的女友一个个成了待嫁新娘,悲凉无边无际地漫延开来。曾几何时,也以为自己注定会成为那个男人的新娘,然而三年的倾尽所有竟然抵不过他一次次的欺骗。在他的谎言中我不断编织着幸福的梦想,相信他能给我想要的天堂,可是当我幸福满溢的时候,他抽身而去了,那般残忍,那般绝决。

  那一刻,我恋上了烟草的味道。

  早早地就到了女友家,和我前往的还有高中两个许久不见的同学。恍然一见女友,不禁有一丝陌生,平时素面朝天的脸此刻因彩妆变得无比妖冶。女友笑得很灿烂,一边和我打着招呼,一边忙着应酬其它客人。我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打量着过往的陌生人。也许他们和我一样,对这喜庆的事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情,也许热情的,只是新娘一个人吧。不知女友嫁过去是否会幸福,但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她是漂亮的,是幸福无比的。

  新郎在众人的跷首盼望中姗姗来迟,也许两个人交往多时只为了此时新郎单膝跪地对全世界的人宣布:嫁给我吧!女友娇羞地点头,赌下了后半辈子的幸福。

  杭州的习俗是男女双方在结婚的那天要去拍外景,而我作为新娘的女友则必须陪同,这于我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因为我是见不得热闹和幸福的人。

  我和其它两位女友坐上了一辆婚车,她们坐在后面,我却因开车师傅的要求坐在了前面,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目的地是植物园,一个很幽静,很适合情侣谈恋爱的地方,却因为男女的结婚变得喧嚣无比。

  外景持续了近两个半小时,我有些烦噪,于是等一结束便急急地赶往车里。一边真嚷嚷“冷死了”,一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那位开车的师傅已静静地在车里等候着了。

  跟着前面的婚车,师傅一直开着。不知不觉跟到了宋城,我的女友突然发现他跟错车了,也许是他犯的错误太低级太幼稚,那一刻我们笑得花枝乱颤。他也笑了,有那么一丝尴尬或是自嘲吧,我想。然而他的笑在我眼里是可爱的,我不知道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竟然能笑得这么好看,有了让我想去捕捉的冲动。

  于是他只有打电话去询问正确的路线以及在哪里等我们。无意中,我看到了他的行动电话,是一款我很喜欢的三星手机,便毫不羞涩地借过来把玩。借着手机,我们不淡不咸聊开了。他告诉我他的年纪,和我猜的无二,他也告诉我他结婚的年纪,这倒让我意外了,我以为像他这般模样的男人应该会结婚地很晚,至少不会太早,二十五岁怎么会让他心甘情愿地担负起一个男人对女人对家庭的责任。

  他说年少的时候经历无数,我相信。他说现在事业成功,我也相信。当他诉说点滴的时候,他没有正面看过我一眼,我却相信他话中的诚恳。也许一张画尽岁月沧桑的脸没有必要在我一个小女生面前作秀吧,总之我不怀疑。

  忍不住偏过头去看了他几眼,我不得不承认他的则面是很好看的,有那么一刹那我想吻他。摇摇头,我觉得我疯了,他年长地都可以做你父亲了,真是荒谬的想法。然而鬼使神差中再次拿过他的手机,不露痕迹地按下我的号码,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告诉了我联络他的方法。我想我一定是疯了!

  下了车走了几步,无意中回过头,隐约感觉到他在看我,也许这是他唯一看我的一眼吧。

  吃过晚饭已是八点多,我觉得该是离开的时候了,无意中又想起了他,希望他没有走才好,跑出去一看,他的车已不在了,有些沮丧。真是花痴,我自言自语地骂着自己。

  和女友是打车回家的,在车上我向女友倾诉了我对他的好感。女友不可思议地望着我说我有毛病,也许这种感情在她看来是如此可笑如此荒唐,反正不是循规蹈矩的女孩应该有的想法。

  不知是何来冲动,我发了一个消息给他,大意就是告诉他我是谁,我相信缘分,希望我们有缘再见等等。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他回,便恨恨地把他号码给删了。我是那种做事很绝裂的人,既然不想和我认识,那便没必要自作多情地保留有关他的任何东西。

  第二天依然接部就班地工作。手机的消息声出其不意地传来,看了看短信,无比惊讶,是昨天那个男人的留言。自报了家门,无非是一些也很高兴认识你等等的客套话。虽然如此,我还是很高兴,便你来我往地发起了消息。偶尔也会打个电话给他,不知是不是年龄的差距,还是沟通有问题,我觉得在电话中他的话很少,往往说了两句便挂了,他不知道我是多么想多了解他一些,多想让他感受到我的存在。

  一天和同事在逛街,他的消息传来,依然是简单的问候。我回了电话,他说什么时候有空聚聚吧。我迫不急待地答应了,也许只是单纯地想见他,也许更想抓到点什么,也许……我不知道。

  我们终于见面了,在他那辆黑色的尼桑车上。他问你平时都做些什么,我机械地回答着。他笑了,“你很紧张?”

  “没有,何以见得”我不停地狡辩着,尽管真的紧张,也不要让他看出我一丝一毫地胆怯。

  我们东南西北地扯着,具体聊了些什么已经不记得,只记得那晚两人共进晚餐的时候除了喝水,桌上的菜一口也没动过。

  “去哪里?”他问。

  “云栖竹径吧,好久没去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这个地方,也许那里满载着和前男友太多美好的片断吧。

  于是他开车带我去了这个让我充满回忆的地方。

  车内的音乐缓缓地流淌着,“抽烟吗?”他问。

  “嗯……”

  深深地吸了口烟,仿佛禁锢已久的灵魂霎那间得到了解放,我慵懒地靠在车窗边,眼神飘向黑暗中的遥远。

  “你抽烟的样子很漂亮。”他说。

  我无语。突然,他伸出手臂,将我轻轻地揽向于他,我温顺地靠过去。也许此刻,我们都需要这么一个怀抱来温暖彼此。

  我们相互道着彼此的故事,他说他的生命中无非就是妻子,女儿和工作。他跟我讲他曾经的恋爱,每一次无不投入,结局总是事与愿违。他也跟我讲他身边的女人,形形色色,却来去匆匆,总是扮演过客的角色。而我也向他平铺直叙着已逝的爱情,告诉他因这场自以为是的爱情让我生命中过尽千帆。

  黑暗中,他温湿的唇向我袭来,我没有闪躲,主动迎向他的吻。空气中弥漫着他淡淡烟草的味道让我陶醉。

  有了第一次便开始了第二次第三次地约会,与他在一起的日子是快乐的,甚至有时候会忘了今夕是何年。然而我终究忘不掉的是他始终是别人的夫,自己则像一个小偷那般卑劣,因此每每快乐到极致便会无端生出许多悲来。终于那晚我提了分手,他电话不断打来,而我不断地掐断。在他打的最后一个电话时,我接通了,不理会他的道歉,不理会他的无可奈何,歇斯底里地否决了曾经的快乐。在伤到他的那一刻,我尝到了舐血的快感,殊不知,在伤害他的同时,自己也被彻底地伤害了。

  之后的两天如两个世纪般漫长,没有他的电话,也没有他的消息。我以为没有他依然可以过得很好,很快乐,只是我忘记了,在彼此交往的点点滴滴,他的一颦一笑已刻入到你的骨子里去了。很多事情都可以把握,唯独感情,是那么不经人左右。

  带着疯狂的思念发了消息给他,告诉他我很不好很不快乐,告诉他思念战胜了一切。他回了,才得知他生病了。他说亲爱的,我想你;他说亲爱的,我想见你。那一刻,伪装的坚强溃不成军。

  他终于来看我了,上了他车的一瞬间,我的心因他日渐清瘦的脸庞而无比疼痛,他对着我轻声唤着亲爱的,沙哑的声音满是疲惫。我紧紧拥抱着他,无须太多语言,因为那一刻,我恍若听见了爱情花开的声音。

 
 
 
 
 www.6000y.com